Seven

无耻之徒 雨化田X黄飞红

自从两人同居之后,雨化田总觉得两人交集不够,所以就造成了雨化田忙起来还好,闲起来就会变着法的找茬,而黄飞红这人也是有太多可爱之处,一锄头下去,不消你施力去抛,总能挖出三尺的洞。

他是一个持家的好手,不挑不拣,虽然打扫的并不频繁,总能把家里收拾的干净,而最让你觉得诧异的是,他并不对自己多么上心,但是却看不下旁人的房间在自己面前邋遢,起初当雨化田忙的焦头烂额顾不得屋内整洁时,他总能在出门之余,回来一看,屋内事无巨细,样样妥帖,东西不乱不说,还能一目了然,想找什么都能顺手,一看就知道收拾的人在收拾之余还能注意到主人的东西拜访习惯,完全不会有东西被别人触碰之后的烦躁感,业界典范,不过如此。

雨化田曾在踏进房门感到诧异,一转头一窥厅内,黄飞红正和个没事人似的躺在沙发上看他的动物世界,雨化田眉头一抬,找到了乐趣。

之后雨化田时常注意门口动向,他总能看到一抹白色身影风一样的旋身过去,顿了一会,又一上一下的高抬着身子慢慢的后退,扒在自己门口瞧了一眼,那眼神中对他房间的看不惯,雨化田只是稍稍瞄了一眼都觉得爽翻天,再离开半响,屋内干净整洁。

几番下来,雨化田从不觉得厌烦,偶有几次他发现黄飞红佯装盲人的冲过去,结果雨化田见招拆招,扔个纸团丢到门口,细听之下,他仿佛能再屋内听到廊内黄飞红极速转身的动静。

最终黄飞红终于忍受不了,他对雨化田原本是能不说就不说的态度,他宁愿闷头干,也不要上前跟这人搭话。

但是雨化田这人!

原本黄飞红觉得他说话都带冰渣,眼底总得带二两蔑视,那种扎眼的高傲即使他看不惯,也能稍稍忍了,但是他没想到,才同住屋檐的相处了短短几天,他就觉得那点表面算什么?!简直皮毛罢了,黄飞红原以为自己就已经无赖刷混到了一定境界,但是没想到雨化田这种平日里吐出一个字都能冷重万千的,竟然比他还不要脸,简直无耻之尤,他竟然可以一边处理正事,一边还能耍着他玩。

原初让他收拾房间就算了,过了两日,他简直蹬鼻子上脸,喝个咖啡端放下去还得澎出两滴,黄飞红看在眼里,每次都要摒住呼吸忍住想要吐槽他的冲动,且最关键的是,他忍不住想要去放个杯垫什么的,不行这动作太贱……

雨化田在这方面简直耐足了性子,翘着二郎腿,继续翻着书,翻的脆脆的响,就是两眼目不斜视,死活不顾旁边纠结的着了火的黄飞红。

最终黄飞红还是忍不住了,他视线紧盯着雨化田,一边小心翼翼的去擦个桌子放个杯垫,一边还要注意他别看到自己,太丢人,到最后完事妥帖,黄飞红舒了口气。

“谢了。”

才放松下来,雨化田的声音悠悠扬扬的飘过来,那么不经意的,那么的想让自己端起个什么东西想要砸死他的语调。

而面对这些,黄飞红只能打破牙齿活血吞,几次三番,黄飞红都耍着赖和着撒娇的去跟上头反映,说自己想单独住一个宿舍,但是上头先是说楼上屋子装修,黄飞红说装修完让他走也行啊,上头又说好歹人家是领导,怎么能说赶就赶,上头又谆谆教诲道,就你的性格脾气,该求搬走的和该是雨化田啊,黄飞红被噎住了,他很想说,这个雨化田比他还不要脸,合就是个无耻之徒,但是谁信呢,再者说,往日在警局里混的风生水起,闹的可以叱咤风云的黄飞红,被耍的跟猴似的,这脸,他不想丢。

上头领导说的他一愣愣的,末了还噎了他一句。

而最坏的,他心大啊,简而言之就是蠢啊,一看不到雨化田这个人,什么不爽都忘到狗肚子里,一踏进宿舍看到人,脸绿了,连找人拿主意的机会都没有。

而今天,黄飞红简直不能忍,雨化田平常倒没有烟瘾,遇到难题就死命的抽,关着门都在外边看都能感觉屋里烧了,黄飞红忍无可忍,但是还是拼不过手贱,他去教训人还不忘扛着拖把去,这么猛的一砸,拖把里几乎都拧干无余的水都被他砸出二两来。

黄飞红还是不想跟他说话,就那么扶着拖把杆,冷着脸眯着眼瞪着他,雨化田对这点阵仗完全不放在眼里,反而觉得可爱,看着他想要生吞似的瞪着自己,饶是他练了多年的喜怒不形于色,还是忍不住吊起了嘴角。

沉默半响,黄飞红终于忍不住,开了腔“要抽烟滚出去抽。”

“你不喜欢?”雨化田坐着转椅旋过身子,一边还按灭了烟头,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声,怎么听都像是挑逗。

这张脸怎么不去垒城墙?黄飞红显然被噎住了,他把骂娘的话在肠肚里滚了十来圈,才稍稍平复下来。

雨化田作势又敲出一根烟,黄飞红一松手,拖把杆倒在地上,敲得当当作响,他双指一夹烟头,灵巧一转,抓住了滤嘴,抬手将烟放在唇边,轻轻刁在了唇上,俯下身拿起了桌面上的打火机,点燃,另一只手像模像样拢起火,雨化田看的兴致盎然,不得不说,黄飞红学习性很强,生平第一次都能演出七分娴熟,凭生生出成熟气质,三分生涩里又添进了可爱,让雨化田挪不开视线。

黄飞红吸了一口,缓缓吁出一缕眼,双眉渐渐拢挤起来,看起来十分疑惑又厌烦,死活瞧不出这烟有什么好,这一幕在雨化田眼里显得十分情色,正兴头上,黄飞红居然呛到了,也原是这烟原本就冲,他一个不抽烟的,根本受不了,他呛了一下,烟气一下子又涌回嗓子,呛的他几乎窒息,他咳得全身都发颤,喘的像是得了哮喘。

好在雨化田冷静又眼疾手快,他抓起杯子抿了一口水,抓住人,将人捋顺到床上,让他仰面躺好,扳着他的脸稳住了他,吻了上去,黄飞红正难受的紧,那烟呛的他呼吸都难受,哪里顾得了反抗,只能顺从,雨化田缓缓的将水一小口一小口渡过去,黄飞红眼下难受这水确实解救了他,他只能慢条斯理的缓缓吞咽。

等缓过气来,面对现状,他真想去死,雨化田知道他缓过来了,还佯装不知,水渡的越来越慢,黄飞红心里急,也没脸去推开人,僵在哪里任他逗弄揩油。

雨化田真觉得黄飞红可爱到骨子里去了,不等他再往下刨,又露出六尺,就只消你走进,那些平常的小动作,一点一滴的就露出来,哪儿不是看点。

还多亏那些旁人蠢,不然人早被抢没了,还等他来抓,不过就算他是旁人的也不打紧,他有的是手段。

黄飞红只觉得,他想一头撞死雨化田……

 

 
评论(2)
热度(8)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