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残剑X无名 现代杀手AU 连载 第一章

无名是杀手界的后起之辈,但是从未有人低看过他,究其缘由还是因为他凌厉很辣的身手。

在他成为杀手领取任务时,他忽略了所有的低级任务,而又排除了所有规则繁杂需要验明身手的高等任务,他领取了一件谁都不会领取的任务。

目标阴险狡诈,性格又如同乌龟一般从不踏足外界,他只锁在他的办公室内,层层的门禁,十米内便安插一个摄像头,想敲响他的门必须经过搜身,就连通风管道都有红外线。 

这几乎是一个不能完成的任务,况且即便侥幸杀死,如何逃走才是一个重大的难题,院内的日光灯让黑夜无所遁形,如同白昼。 

而无名却做到了,他做足了一个月的准备,完美的伪装让他能够顺利获得进入办公室签下合约,门口的搜身摸寻不到任何可以造成威胁的利器,除了那支钢笔,他没有携带任何的金属物品,顺利混入花费了他漫长的几个小时,但杀人却仅仅用了一瞬间,在警方到达现场时,最令人恐怖的不是他脖子上插着的那只钢笔, 而是尸体僵硬后残存的死前表情,没有惊讶,没有一丝诧异,他面容平和隐约也能见到微挑的眉角,似乎有些许不悦,或许他在讨价还价,他根本毫无察觉,那支钢笔快速的了解了他,没有挣扎、没有痛苦,了结的速度之快可以称之为仁慈。

而他的快速逃离也堪称完美,成为了杀手界一段时期的不败神话,没有任何的踪影,他没有出过房门,门外的守卫对于屋内的一切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他们的主子早已魂归西天,而逃脱的路径则是在高约30米的高楼,他们觉得没人会这么蠢,这成为了一个漏洞,无名在高楼处的窗扉间来回穿梭,如履平地,低处照在低楼的的探照灯穿梭来回几乎没有间歇,仿佛计划好似的,他驾轻就熟的控制好每一个落脚点,他只会与探照灯擦肩而过,而后便是院内的隐蔽逃脱,他计算好时间,强烈的灯光在长时间下会照的人眼睛疲累,在那些人视觉疲劳之下,他一袭白衣,躲藏在微小的阴影与灯光下穿梭,如同鬼魅。

一时间,无名成为界内炙手可热的杀手,但是他性格冷淡怪僻,只有他挑任务,没有任务可以挑选他,而行踪不定,几乎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残剑是业内老员,年龄却不大,多年的资历让他背后有强大的系统资源,他几乎掌握着所有的资料,他的眼线几乎如细碎的沙粒无孔不入几乎遍布在各个角落,不起眼的阴暗处都充满他的眼线。

但是残剑却在那天的大事件中,对于无名的一切,相貌、身手一无所知,他的眼线即便在多年的训练下,练就了如同警犬一般的警戒,狠厉刁钻的眼光,几乎没人可以逃过他们的眼睛,放过他们一举一动,但是事发前,没有一个人觉察出异样,他的眼线瞬时间成为了普通人,形同虚设,而在后来回忆中,他们一致的口径便是,从未想过那个人是杀手,他行动迟缓,右脚微坡,应该是多年前的伤痛,他好像因为过度紧张而身体紧绷,却还能看出商界多年的经验,他是再普通不过的普通商人,他们甚至都没有在意他的面容,而摄像头也一无所获,他懂得如何巧妙躲过,隐藏在死角之下,他的动作十分自然,如果不是认定他就是杀手,没人会猜疑。

沉寂在后方多年的残剑对这个人有着极大的兴趣,但是苦于毫无踪迹可言,只能暂时搁置,然而就在他等待对方再次出手巡查他的踪迹时,无名却自动找上了门,电话中他有着超乎寻常的冷静,他的话异常简短,只稍稍交待了见面地点,普通的咖啡厅,然而,他却没有说如何接头,那家店常有人光顾,基本订不到位子,因为恰到好处的间隔让咖啡厅里的交谈变得模糊,没有纷乱吵闹,成为了休息约会的绝佳场所,残剑提出了疑问,但无名只是用他一贯冰冷的口气说

“你会找到我的。” 

电话那头已经被挂断,没有任何的空余时间让他多想,他听着一声声嘟声,对于对方的一起残剑都有着浓厚的兴趣,使得他不自觉的翘起了嘴角,他挂断了电话,望着窗外的风景,多年沉灭的心再次悸动。


咖啡厅内一如往常般的满员无坐,但是却十分寂静,只有偶有絮语、以及偶尔杯匙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残剑一手插兜伫立在厅门前远远相望,他扫了一眼,仅仅是那么一刹那,他的眼睛就不再看向别处,落定在了一个人身上。

远坐在偏角出的角落,只有一个男人倚坐在沙发上,那个男人散发出的独特气质让他无法将目光挪开,他一袭黑色西服,双腿叠翘着,修身的西服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勾勒出他身体的曲线,贴合着他匀称的肌肉,神情萧漠,一双手分别搭落在涂上红漆木质扶手上,他正百无聊赖的侧头看着窗外的景色,他只能看到他的侧脸,每一条线条轮廓都显露出独特的东方气质,完全没有多余的痕迹,细长弄黑的短发被侧分开,偶有几缕碎发搭在额前,没有任何男士化妆品的修饰,一切仿佛浑然天成,漆黑眸子有些冷漠的看着远处。

他可以完全笃定,这个人就是无名。 

残剑缓缓走过去,坐到了他的对面,而他却显得微波不兴,他淡淡的一转眸子瞥向了残剑,露出了一抹笑意,他转过头“我说过,你会找到我的。” 

“我不怀疑。”残剑侧身撑着扶手,兴致盎然。 

“我需要你的帮忙,价格你可以随意定。”无名的声音低沉,余音却清冷如冰,非常富有磁性,他端举起桌上的咖啡杯,说的仿佛心不在焉。

一直站在远处的服务员见到桌上应约而来的客人,端上了事前就预定好的咖啡,残剑只是礼貌性的淡淡回了句谢谢,他的双眼一直胶着在无名的身上,服务员还未转身,他便回到了主题。 

“资料?人力?” 

无名顿了一下,他半阖眼眸,残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细长的睫毛,如同予以一般随着眼皮轻轻抖动,而后无名向前倾身,将桌上的资料向残剑推进“都有。” 

对于残剑来说更具有兴趣的是面前的人,但是对于他想除掉的对手,他也富有一定程度的兴趣,他散漫的拿起文件,只掀开看了一眼文件上的照片便迅速合上,他垫着文件,眉峰一蹙,显得有些困惑,却依然含着笑意“这是选择的任务?他的赏金要比需要花费的资金要多得多。”

“所以呢?!”无名并未对他的疑问有所恼怒,他冷淡的反驳,口气中蕴含着一丝森然。 

“你早已经声名大噪,并不值得。”残剑顺着补充道,手指随之气力一泄,文件垂搭下去,又顺着指缝滑落到了桌面上。

“这是个人恩怨,要杀他的人,是我。”残剑可以清楚的看到无名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机,随后又不露痕迹的复灭,但是在残剑多年来的历练下,他依旧可以从他的眉宇间看到那种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恨意,他消散的缓慢,连无名都无法察觉。 

“你需要我怎么做?” 

“我需要一切能够抹黑他的资料,以及我要混入一个月后的轮船宴会上,之后你的任务便完成了。”无名的手在不经意间相互摩挲,显得他有些急不可耐,对方的死亡看来能给他极度兴奋,黝黑深邃的眸子也涟着水光。

残剑只觉得在无名的视线下,自己也隐约有些发怵,而多亏了他多年的职业修养,他嘴角一勾,点头应道“很好,我会安排好,价格可以由你来定。”

无名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对方却显得随意,他端起那杯咖啡,品尝起来,无名思虑片刻,没有头绪,便不作他想

“合作愉快。”

会非常愉快,残剑如是想着。

 

 
评论(5)
热度(9)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