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东方不败X令狐冲 连载 第一章?!

日落黄昏,夏日暑气未散,整个人都像是闷在蒸笼之中,路途之上漂浮的尘土吹拂在脸上都是温热的,令狐冲与他小师妹赶了几个时辰的路,人燥马疲,好不容易才寻得个茶寮,令狐冲一勒缰绳,马嘶鸣一声,在原地踏踢了几番才落下了足,小师妹见令狐冲突然停下,她原就骑术不济,只能下意识的勒住缰绳,马头被拉歪到一边,只能堪堪在原地打转。

“师兄,干嘛停下!”见马儿死活立足不下,小师妹噯噯了两声,再拉拉缰绳仍也未见其效,索性不管了。

令狐冲颇感无奈的在马背上摇了摇头,胯下马来,抓住缰绳,又抚了抚马脖子,这样安抚了几下,马儿果然停下蹄子,打了个响鼻,乖巧的很。

“这都赶了几个时辰的路了,你不累我还累呢!要赶路你自己去!”话还未说完,人早就牵着马到了亭前,将马交付给了小二,自顾自的找了个位子坐下了。

小师妹噯了一声,又见人仍如往日般走的洒脱,她抿了抿唇瞪了一眼令狐冲的身影,嘟囔着“就知道顾着自己。”说着也下了马,缰绳一搭给小二,转头间,令狐冲早就开始自斟自饮了,她脸上又冷了几分,硬邦邦的坐在对面嘀咕起来“还说什么退隐江湖呢,也不知道着急。”

令狐冲举着茶杯才凑到唇边,就看到小师妹黑着张脸嘀嘀咕咕的开始数落,他眉头一皱,很是难以理解的看着她“我们是退隐江湖,又不是奔丧,你要是着急就继续赶。”

“说好了大家一起回合的嘛!”

令狐冲嘴角一撇,取出别挂在腰间的酒壶,手指一曲敲了两下,酒壶发出咚咚的清脆响声,显然早已空空如也“你看,这一路,我的酒壶早就空了,酒都没了,怎么赶路?!”他一撂酒壶,捞起了桌上的茶盏,抿了一口

“酒又不替你赶路!”赶了几个时辰的路,早就口干舌燥,小师妹挑了个干净的杯子,正准备添水,忍不住白了令狐冲一眼。

“马可替你赶路,你看看,你自己都知道渴,马肯定比你累,要是他累趴下了,难不成你背着它吗?”令狐冲嘁了一声,茶盏还未落案,就看到几个少年侠客也持剑走入茶寮,看着穿着也看不出何门何派,眉宇间也毫无戾气,想来是初入江湖。

江湖就是如此,如浪如潮,你这旧潮还未退,新的却争先涌上来,把你的痕迹抹的一干二净,可悲的是,新来者多半不过是抱着崭露头角单纯的心思,为这那些虚无缥缈的锦绣前程奔波劳累,却最终死的不明不白。

令狐冲晃了晃杯盏,余水旋在杯底,衬着青白色的杯底水润光亮,颇有鲜活之感,令狐冲看了半响嘴角划过一丝淡不可寻的笑,又瞄向了远处的天,云影稀薄,风一吹,不消半响也就散了,他听着小师妹在那里仍旧唧唧歪歪个没完,冲的思绪都乱了,他转回眼,瞧着他师妹,经历多番杀劫仍如当初一样单纯,总让人觉得聊有慰藉,到底他们师兄兄弟仍在,何处不为家?

他心思霍地清明了,眼角那抹凄哀转瞬就退散了,唇角也不由得勾起来,笑的清朗,到最后笑意都收不住,眼角都开了花。

“他那么重我怎么背啊!我看横竖都是师兄你想躲懒,为了找酒找借口。”小师妹越说越愤愤然,拧着眉头乜着眼看他,令狐冲却笑的大大咧咧的仿佛听到了多么有趣的事,笑的她发怵。

“唉?!你可曾听说过东方不败!听说他武功出神入化,近来就在这一带,还听说他好男色,掳了不少青年侠客,啧啧啧。”

“怎么!?你怕你也被抓走啊。”

这几个人说话粗声大气,他们两人在一旁想不听到都难的紧。

令狐冲眉头一压,握着杯盏凑到嘴边抿了一口,到底是江湖名人,只是稍稍走动,流言便能铺天盖地,东方不败此人令狐冲也早有耳闻,不过他身为一教之主,又居于苗地,深居简出,又从未踏足中原,资讯少的几乎可怜,眼见他初入中原,保不齐要成为中原焦点,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扯出不少闲言闲语。

再者,这几个初入江湖的顶多不过是从哪里听到的闲话,江湖的话,传来传去动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加,到他们嘴边,当真有几分真谁又能知道?

令狐冲颇感无趣的摇了摇头,他一手扶按在桌案上,随手将杯盏一丢,一抬眼,小师妹早已经转身细听,正出神忽然转身,两人四目相撞,小师妹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精光四射,个事精,一猜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令狐冲抬手一挡“噯!甭跟我来这些,方才还唧唧歪歪的吵着嚷着说要退出江湖!少来!”

小师妹狠狠瞪了令狐冲一眼,双手一拍桌案震的杯盏碰碰作响“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令狐冲看着震起来的杯盏,眼睛一瞪有些目瞪口呆,心道这小丫头片子越来越没个姑娘样了,听她说完,他脑袋一歪,双眉一蹙一副勉为其难又不得不问的架势“那你说,你想说什么?!”

小师妹俯低了身子凑近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而后还冲着令狐冲挤了挤眼色,招呼他过来,令狐冲一阵的无语,呆若木鸡的看着她,脑袋歪向了另一侧眼珠一转看向了桌角,嘴角一撇显然对此选择视而不见。

小师妹见他这副样子简直气煞,她垂下嘴角,埋怨似的瞪着他,双手一握曲成了拳,咚咚咚的垂着桌面拿他没辙,见令狐冲实在不愿搭理她,他索性屁股一抬,幽灵似的转过去,用肩膀一撞令狐冲。

眼见都已经被逼到这份上了,令狐冲一转脸满眼的心如死灰,小师妹一怔,连连的对着令狐冲翻着白眼,但心中还八卦着,只能把不满撩在一旁,他又凑近了凑近压低声“师兄,你说东方不败是不是真的好男色啊?”

“管你什么事?!”令狐冲一撤肩膀,看着小师妹,一副她简直不可理喻的样子,啧了一声,质问道“人家好男色怎么了?”原本令狐冲就不信这些野狐禅,偏偏这个小师妹就是听风是雨,令狐冲本想说道说道,但是玩心一起,话到嗓口,一转成了调侃。

见令狐冲声音拔高,就知道他师兄大大咧咧,那一会子的功夫全都白做了,小师妹猛拍着他肩膀低嚎“小声点!小声点!”

令狐冲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也懒得躲了“我说错了吗?!”令狐冲上下打量了两眼小师妹,挑了挑眉又继续道“你一个姑娘家哪有半点女孩样子,行为举止都是男人样,就准许你装男人,不许人家喜欢男人吗?”

这个令狐冲,整天胡扯不说,还老爱揭人家的短处,偏偏还生着一张好看的脸,五官生的那叫一个匀称,尤其是那双眼睛,眼白不多,一双黑瞳乌溜溜的,看上去水光涟漪,柔如暖阳,无棱无锋,常听人说眼白越小,心胸越宽,想来也是,他师兄从不爱计较,只要有酒什么都好说,就是太过洒脱平日觉得有些没心没肺没脑子。说他英俊,有棱有角但又有细有柔,又觉得漂亮,不是女子那种柔美,就是那种男性的漂亮,温润如玉,莫说是放在众师兄弟中,就算是放到旁处,也是拔尖的俊美,可惜的就是身量并没有那么高挑,人哪能没点缺点呢,忒完美了也不好,也碍不着她喜欢,小师妹看着他是是越看越喜欢,尤其是他认真时专心致志,静默无言的时候说不出的好看,但是一张口,说出来的话怎么这样膈应人!?

被他戳到了最痛处,自拜师华山以来,华山上下就他这么一个姑娘,整日的混在男人堆里她能像个平常姑娘吗?!再者说,她即便行为不像,样貌不差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小师妹急愤的推搡了令狐冲一下“我哪里像男人,我换上女装要身形有身形,要曲线有曲线,倾城不敢说,那也能艳压群芳!”

 

 
评论(7)
热度(7)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