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圣诞X丹尼 巴尼X古华辛 舞武

任务归来后,时间尚早,圣诞略想了想,丹尼应该还在上着他的钢琴课,这是他出任务之后唯一能够给丹尼的补偿,毕竟独自一人的等待滋味永远是那么漫长,圣诞也是,他迫不及待的骑上他的摩托车,冲向了学堂。

午后的学堂非常寂静,廊内几乎没有人影,圣诞不由得放轻了步子,走到了那个他熟悉的教室,轻轻的推开门扉,教室里很空旷,只有一架三角大钢琴放至在落地窗旁,丹尼正坐在钢琴前,他的双手搭落在琴键上,巨大的落地窗透过了大片的阳光,压覆在钢琴和丹尼的身上,阳光有些刺目,圣诞可以看到日光之下蓬蓬的浮尘,正围绕着丹尼,丹尼静坐不动,美得像一副画,午日的燥热感都在顷刻间散去,圣诞将自己动作放缓,一切都小心翼翼,生怕惊扰到了丹尼。

正在他轻手关上门扉的那一刻,丹尼身体突然微微一抬仿佛是在深呼吸,圣诞一窒,下一瞬丹尼却抬起了手,之后圣诞的思绪就被带走了,琴键声清脆悠扬,仿佛像是春日里的雨,云淡而稀疏遮不住春日的阳光,即便是正午也不刺眼,细微疏散的雨滴轻轻落在河面上,仿佛内心都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圣诞亦步亦趋的走过去,远远的立在他的身侧,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似的,这里秋日寒冷,阳光却燥热,丹尼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衫,高高领子折抵在他的颚下,阳光透过毛绒的线,照射的都有些通透,长长的袖子在他手高抬低落间覆在他的腕上、手背上,让人感觉十分柔和。

他弹得入神,时而垂下眼眸,时而又闭上聆听,水样眸子仿佛藏了一幅潺潺流水的画,又仿佛在置身在麦田里,微风一吹,发出簌簌的悦耳响声,波浪似的拂动。

圣诞或许会说些肉麻的情话,但是他从不去触及任何柔和高雅的事情,他本身与那些东西毫不相关、格格不入,他也没觉得哪有什么可看之处。

但是今天他却觉得他的一切都颠覆了,静谧、柔和是说不出的美好,丹尼就仿佛一股暖日下微风卷吹起的旋风,一切的外物都被吹拂开,连带着他飞入了苍穹。

圣诞觉得一切的补偿,仿佛变成了巨大的馈赠。

他该常来陪他上课。

下课之后,阳光没再有方才那般夺目,两人并肩而行显得十分惬意,正走着,丹尼突然停下步子,圣诞随之停下并顺着丹尼的方向看去。

远处的窄巷里正站着古华辛,他被几个人围堵起来,看起来应该是一群小混混,圣诞不得不为这些人哀个悼,自求多福吧,还在想着,丹尼已经冲了过去,圣诞隐约可以听到急速风声,他一抬眼,丹尼已经到了对面,他单手支上了护栏,单臂一撑,双脚离地浮空绕过了护栏,踹向了为首的人,那人根本毫无察觉,脑子里连闪过防御的想法都没有,而丹尼的动作很快但是看上去十分缓和,就是那么一个缓和的动作,把那个人直直的踹到了墙壁,发出闷响,又反弹回来,丹尼瞬时身子一转,将反弹的人又踢到了一旁,他立足站直,站在古华辛身前。

古华辛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须臾之间又飘入了眼底,他旋身一转,高脚一抬踢向了身后人的脖颈,而那个人像是一根木头似的直直栽入地上,古华辛身子一退,和丹尼背脊相撞,贴合在一起,双胞胎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而两人两背相抵,却仍能不约而同的勾吊起唇角,双瞳的凛厉之气有种肃杀的味道,一种极度危险的绝美之感。

下一瞬,剩余的两人齐齐冲向这两个兄弟,一个人飞踢过去,丹尼抓住时机按压着他的足腕,一施力,仿佛不曾用多大的气力,就这么轻巧的浮起身子倒立在他腕上,还没等到对方感觉到力压,丹尼身子一斜一足落在他左肩上,一足顺势踢蹬下去,那人被踢向了前方。

而另一人弓步蓄力出拳,古华辛左脚踩住他膝上,脚下一蹬身子飞跃而起,另一只脚在他胸口予以重击,而古华辛飞冲在半空,方才的左脚也有了缓冲之机,已然蓄势待发,他借着踹在对方胸口的里旋转过身,左脚高抬伸直下劈下去,正劈上丹尼踹来人的脑袋上。

而踢蹬之后的丹尼翻身鱼跃,单手撑在石板砖上,又翻了个身,站在古华辛对面。

两人一脸平和,微微的笑着,仿佛方才不是打斗,而是只是平常兄弟间嬉闹。

圣诞看着这一幕惊呆了下巴,他终于完全了解了东方的武术之美,他从未想过,打架也能打的如此优雅从容,活像是在舞蹈,且致命。

突然,圣诞被猛地一拍肩膀,他一回头,正对上巴尼,他吹了声口哨,调侃道“Feel good?”

 

 

 
评论(4)
热度(9)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