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雨化田X黄飞红 心猿意马

眼见这待遇一天不比天,风里刀那叫一个苦啊,已经沦落到跟狗抢食的地步了,眼泪里都浑着胆汁啊,整日蔫头怂脑,气色是愈发憔悴,终于支撑不住得了肠胃炎,一路上赵怀安那叫一个急啊,握着他的手不肯松啊,悉心安慰百般抚慰啊,就冲他这副样子,三日不食都不是事啊,这秀色可餐的俊脸啊,黑色眸子里只印着他这个人,绝没有那条狗啊!

但是他也苦啊,他要忍住那些快要崩不住的笑意,他憋啊,憋的那叫一个苦啊,赵怀安看在眼里更是着急了,心里疼的一揪一揪的。

哎呀!玩的太过了,虽然他真的疼,但是绝没有他看上去那么疼,倒是让赵怀安急的难受,那眼睛,蕴含着万水千山,水一般的柔情,火烧一样的焦急,这林林总总看下来,都是他千般不是啊,赵怀安可是无辜的啊!风里刀觉得自己太对不起他了。

心里这么一琢磨,装的更厉害了!

豁出去了,要什么脸呢!脸能蹭到豆腐吃吗!

就这样,风里刀住了院,赵怀安坐在床边反省,握着他的手,有些不忍有些愧疚,总觉得这几天确实冷落了他,风里刀那叫一个爽啊,爽的如果自己要是也有尾巴,即便平躺着也能翘上天啊。

赵怀安觉得得多陪陪他,只好打电话拜托黄飞红暂时带上几天,医院离不开人,等能稍稍离开了,我就接回去。

尼玛这病得往死里装啊!风里刀心里一横,狠了心的装。

黄飞红挂了电话,心里其实是有点不愿的,这接连几天他都在雨化田手里工作,鞍前马后,跑东窜西,叫他追鸡他不敢撵狗,天天都被雨化田折腾的腰杆子都直不起来,这还不算,天天还要加班加点,到了下班,天早黑了,雨化田也算识数,带他下馆子,吃夜宵吃甜点。

起初他叫一个放纵啊,发了狠的要讨回来啊,这憋屈不能白受,接连几天他有点不好意思了,安分起来,安分之余又觉得特别怪,雨化田有钱那是自然,好地方是一个个的畅通无阻啊,毛票子是一张张不在乎啊,但是每次的馆子都特别怪,不是包间,就是独窗,稍微算勉强的就是大厅里,但也是寻常情侣的去处,他这两个大老爷们实在膈应。

不过黄飞红原本就是邋遢人,虱多不怕痒,况且他也是个吃货,等享受完美食,再寻思过来怪异时早就过了小半年了,饶是如此,他也觉得特别特别累,收拾收拾家里,洗个澡沾着枕头就睡了。

而且这雨化田也越来越狠,带去的餐馆也越来越远,恨不得在他车上就直接睡过去,但是他不能不洗澡啊,他得留着意识关房门啊。

关房门这个习惯也不是为了提防什么,也全是因为他爹妈害的,说什么习武之人需得时刻提防着,大半夜的也玩偷袭,他哥需要在外上学,一直都严谨,父母其实也多半是因为不敢跟他闹,这样一下来,横竖都是他被欺负,几年下来,他神经大条,神经兮兮全是拜他们所赐。

黄飞红戚戚然的去开了他哥的房门,那条狗直往他身上扑啊,抱住叫一个不撒爪子啊,不过他也异常机灵,不一会的功夫就认出不是赵怀安来,但是这个黄飞红它也喜欢的很呐。

黄飞红摸摸他的脑袋,幸亏是乖的,只是希望他不要随地大小便什么的,叫他头疼。

刚领进门,正端着咖啡的雨化田当时就冷下脸来质问:哪儿来的狗,谁叫你随便养的?!

黄飞红登时就急了,脱口便反唇相讥:我养狗管你什么事!?你不喜欢就滚出去!

雨化田一抬眉,语气骤降,咬着牙似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好啊,你自己养,我看你怎么喜欢!

黄飞红语气态度那叫一个硬,但是他心里却没个低啊,他从没养过狗,也怕养不好,雨化田一眼就看出他虚慌,眉头一舒展,乐悠悠的等着看好戏。

破天荒的,这狗倒是十足的乖巧,空闲之余还搭把手,黄飞红那叫一个骄傲啊,恨不得一直养着啊,三天两头的遛狗给他梳毛啊。

那条狗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有贤妻似的主人,它这辈子也值了。

原初坐等好戏的雨化田脸是彻底底的黑了,自从来了那条狗,这房间(雨化田的房间)是愈发不常打扫了,买菜的时间都赶不上他挑狗粮墨迹!最让他受不了的是,黄飞红洗个澡那条狗也跟着。

雨化田记得口腔都上了火,喝口水都觉得疼。

距离火山爆发就差那么一点点了,然而这一点点也快到了。

休假日,雨化田准备呆在自己房门不出去,眼不见为净,到了下午,这被冷落的滋味是愈发不好受了,他一出门找了个倒水的由头,去看看黄飞红在干嘛,一出门,好嘛,一人一狗看电视正欢快呢,黄飞红躺着,那只狗在独立小沙发上乖乖坐着。

雨化田突然一想,或许是自己太把那条狗当回事了,跟一条狗争风吃醋实在太过掉份,黄飞红脑袋一转,正撇上刚出房门的雨化田,看着他手里的水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家里没饮用水了,你等我给你烧一壶。

雨化田一扫往日阴霾,看来他还是懂事的,没忘了他,不想刚得意着,那条狗突然跳下来,压在黄飞红身上,卖乖撒娇,黄飞红一时不忍,抓着它的两个狗爪子,上下慌,头都没回的交待了一句:壶在厨房里你自己烧吧!有手有脚的,是不是啊,小P。

听听听!小P两个字在他嘴里拐了九曲十八弯,那语调温柔软绵的,凭什么面对他雨化田的时候口气就恹恹的,好像他欠他似的,不这样他就开不了口似的!?

雨化田握着杯子的手,攥的指节都泛了白,真是反了反了!这家不成家了!这个黄飞红是越来越不把他放眼里了,原本他不想吓到他,手段使得缓和了些,就早前盼着和他同床共枕,没想到这小子天天关门,为了有空隙,他费尽心思的整他,都是往死里累垮黄飞红,但没想到他神经粗,也耐磨,他忍了那么多天,都忍出火来了,就是这样还是没逼他,看样子是这是要逼他啊!

随后雨化田是上逼下赶,上边逼着对方赶紧把这条狗提回去,下边赶着黄飞红出任务,说是什么紧急情况,带着黄飞红绕了大半个城,回来时黄飞红觉得骨头架子都散了,洗了个澡,门都没关就睡了。

雨化田见奸计得逞,刚到门口,发现往日里躺在狗窝的狗也不见了,他一掀被子那叫一个上火,他一把抓过黄飞红。

黄飞红正困着,支支吾吾的说,你干嘛?!说完又睡着了,雨化田阴侧侧的一笑,心说一会你就知道干什么了,他一施力气,将人抱在怀里,眼睛一眯瞪了那狗一眼。

那狗吓到缩在一旁,妈妈呀,这人不好惹。

黄飞红倒是乖,没闹腾,躺怀里舒舒服服的他也就没言语,雨化田将人抱上了床,塞进怀里,看人缩巻进自己怀里,还嘀嘀咕咕的讨饶,别整我了云云,雨化田立刻心猿意马,也不计较了,搂着人睡着了。

 

 

Dragon Boats - Various Artists 听着这个曲子写文,真的很魔怔

 
评论
热度(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