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巴尼X古华辛 吸血鬼AU

似乎一直笼罩在阴云之下的城堡充斥着灰白,堡内更是暗夜般的黑,油灯散发出的光似乎都弥漫着寒气。

堡主巴尼是一个吸血鬼,他没有奴仆,偌大的宫殿里只有他一个人,一个轻轻的脚步声都会不停的盘旋环绕。

巴尼静静的走进了牢狱,他捕获了一个食物,一个令他不忍食用又不愿扭断他脖子的食物,但是饥饿与欲望让他不能忍受,他们成为他的动力,驱使着他的双脚缓缓踱向他。

他叫古华辛,至少那些想要杀他的人这么叫他,在悬崖边,他被逼迫到走投无路,夜样的黑衣,鎏金般的扣子,他仰着头狂笑,他笑的喑哑,他昂着头,端是一副披靡天下的模样,仿佛他才是胜者,随后他向后退了几步,身子一仰,划出了一抹黑色的绚影。

或许他当时在想,他选择了死亡,还能会被如何呢?

巴尼勾起了一抹讥诮的笑容,看着被铁锁锁住双手的古华辛,黑色的衣被拨开,长长的白色衬衫掩着他的肌肤,他低垂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被挂着。

巴尼扣着他的下巴,将他慢慢抬起,他想欣赏一下方才那副样子是被踩碎成了什么模样,但是在那一瞬间,没有恐惧,反而感觉到讶异的,是巴尼。

古华辛眼睛盈盈发亮,映射着幽然的烛火,说不出的美感,而他的嘴角浮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继而扩大,隐晦、黑暗而近乎残忍的笑容,仿佛被俘的,是他。

他突然缓缓张口,幅度之小仿佛在抿动,他声音低哑,飘忽沉浮,像是雾霭里的媚歌,诱你沉沦,他说,不尝尝吗?

灼热的欲望让巴尼倒吸一口气,天知道他在一开始就对被隐藏在高领下细长的脖颈有多渴望,它像是像是一道绝无可比拟的美味甜点,流动的血液是一首绝妙的曲子,渴望让他发狂,他想包覆着他的脖颈,又怕过于激动的自己像是折断芦苇似的将他扭断。

这个邀请让他无法再忍受,他俯下身子,嘴唇贴合在他白嫩的皮肤上,温和的温度让他痴迷,他露出了他冰冷的尖牙咬了下去,古华辛低吟一声,身体不由得绷紧挺动,连带着扯响了锁链,叮铃作响。

古华辛感觉到寒冷如针刺似的尖牙扎入了自己的皮肤,他可以感觉到血液在缓慢流失,他感觉有些朦胧,眼前的景色仿佛被放入了万花筒中,寒冷让他忍不住颤抖,而后他却感觉到蚀骨的快感,他忍不住蜷起脚趾,发出一声漫长而甜腻的喘息。

这个味道如同他之前所料想的一样美好,不,要好的多,这个味道让他觉得他之前的几千年都是空虚,他从未如此满足过,他不过是一副空骨,只有他能给他真正的血液,给他前所未有的温暖,如同暖流充斥循坏在他的体内,每个血管都在叫喧着前所未有的满足,他听着对方满足的喘息,他忍不住想要抚慰他,讨好他,只祈求他能留下,锁链锁不住他,根本锁不住他,他会逃走,而他不能忍受。

巴尼抚上了他的肩膀,顺着他的曲线攀越至手腕,拧开了腕铐,环上了他的背脊,描绘、抚慰。

古华辛已经嗅到了那股他期盼已久的味道,臣服的味道,而血液的持续流失让他晕眩,几乎同时的,听到了舔舐的声音,他的脖颈被细细的舔吻,如同圣洁的生物,他是那么谦卑,生怕有一点欠奉。

在几近晕厥的状态下,他的口中弥漫着一股铁锈般的腥甜。

他知道,他已无处可逃,而他,更无处可躲。

丝绒的锦被托举着他瘦小的身躯,一层薄如蝉翼的绒被覆在他光裸的被上,而他笑的慵懒,身侧的人撩开他额前的碎发,笨拙却小心翼翼的将他撩到他的耳后,恭敬又虔诚吻上了他的肩背。

他一直都是王者。

从未有人敢怀疑。

评论(1)
热度(5)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