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SmileeX阴阳 救赎

一声急速的咻声刺透了他的耳膜,他可以听到、感受到他血肉被子弹冲破撕扯开的声音,他感受到周围的五脏被一张无形的蛛网收裹在那一点,又再下一瞬分崩四散,内脏挤压让体内的血涌入喉头,他吐出一口血,又被呛到,但是他还在不停的吐,仿佛什么也阻止不了。

Smilee随着身体的重心倒下,他被人拥入怀中,他脑子朦忡,他仿佛记不得面前的人是谁,他的怀抱并不大,很温暖,或许是因为他的血,又或许他的怀抱就是如此温暖,让他迷恋,不忍离开,他就想如此睡去,却又被什么唤醒……

他醒不过来,又无法安眠,他不停的做梦,梦里色彩斑斓,透亮的蓝色,又伴随着阴沉的黑,终于在他身体并没有那么负累时,他的意识终于渐渐清晰,梦境得以重建,蓝彻的天被爆炸的粉尘所掩埋,一切转为了黑白,他想起了莽撞的自己,一意孤行的冲进敌营,巴尼震耳的呼吼,其他队员的讥讽。

但是他干的很成功,他击倒了一个又一个敌人,他仿佛是战场的王者,队员对此大为调侃,但是有一个人从未有过一次评价,在他转身时,他看到了他的身影,灵巧,谨慎,他出手不多,至多在他需要掩护时他才回出手,在他得意洋洋时,他面色阴沉,他叫他回去。

他甚至没有带一个脏字,他有些愣神,当他意识到红外线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他被推开,滚落下滑坡,远距离的射击让他根本听不到枪声,他只听到子弹冲进肉体的声音,那么刺耳、甚至讽刺,讽刺他的一切作为,他为他所创下的功劳被一瞬间抹消。

Smilee踉跄着爬起,迅速的冲向了阴阳,无法细数的红外线让他慌了神,他可以听到子弹擦过碎石的声响,这让他发了狠的向前冲刺,他的小腿都在抽筋,他的胸口在猛烈喘息下几欲喷血,而这一切都在他看到阴阳缓缓坐起身子时,这一切都变得值得。

阴阳扶着自己的右臂,指缝间流淌着刺目的血液,但是他的双眼没有任何的埋怨,他只是按了按伤口便不再去管他,他伸出了手“拉我起来,Smilee。”他的声音沙哑,他可以从中听出疼痛,但他的语调依然淡淡的。

Smilee只能振作起来,快速的伸出手,带他离开这里,随便什么惩罚,什么训斥都可以,只要他能安全,但就在指尖相触之际,他感受到了刺骨的疼痛,双眼明明大睁着,但眼前却渐渐被黑暗阖上,他跪倒下来,迷离之际他看到了阴阳的脸,惊恐、恍惚,那双眼睛仿佛变成了黑洞,黝黑深邃,散发着难以言喻的绝望。

他倒在了他的怀里,但是他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转,耳鸣让他的意识不清,他可以感受到颤抖,彷徨无助的颤抖,不是他的,他已经失去了这具身体的主导权,疼痛让他丢失了大部分记忆。

梦境让他看到了他丢失的那一祯祯的图片,阴阳搂紧他,他的下巴抵在自己的肩膀上,脖颈的的潮湿感浸透了他的战衣,没有呜咽,没有嘶吼,也没有呢喃,阴阳仿佛了失去了意识,傻在哪里,他的双眼只是下意识的流泪。

梦境里他仿佛为此死了千百回,他不会停下,但是他想停下,在结局落定时,他想停下,他想要忏悔,他想要补偿,用他仅余的时间去补偿,几分钟也好,几秒也罢,他已经不想看到阴阳那副死寂的表情了,那要比他死亡还要痛苦绝望。

一切都在黑白之间颠倒重复,由黑变白,又由白变黑,最终一缕刺目的光让他不得不对睁开了双眼,疼痛感也随之苏醒,撕扯着他每一寸肌肉,他缓缓调理气息,却是一股铁锈的味道,他想抬抬手,却突然发现手中正交握着另一个人手,小小的,十指交握包覆在掌心。

又是如此的狼狈,他再一次被同一个人所拯救,他被组织遗弃在一旁,他的小队因他而遭受横祸,死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没有任何荣耀,他在哪里挣扎,祈求被拯救,谁也好,他不想就此终结。

而阴阳的手就这么放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幸运的是,他抓住了,没有任何的犹豫,然而他的队员却死了,他迷茫了,彷徨了,他在飞机上不停的叨念着所有人的名字,一遍遍的问着为什么。

阴阳就倚靠在一旁,神情冷漠平淡,仿佛司空见惯,又漠不关心,他抿了抿唇,突然开了口“可你还活着,如果我是你,我该考虑如何活下去。”

言罢,他也不在等待对方的答案,便闭紧了双眼,终止了话题。

而现在,情况似乎变本加厉,连带着阴阳也受到了伤害。

他咬着牙,奋力的强撑起身子,但是却收效甚微,仅仅是轻轻的移动都让他五脏俱裂般的疼痛,仿佛大限将至,他看到了那个黑色的脑袋,他趴在床边,他的警戒性很强,他稍稍动了动身子,起了身。

“感觉如何?”阴阳的声音很轻,几乎是虚浮的,浸着前所未有的疲惫乏力感,似乎在强撑着说出语句。

接连好几日的照顾,阴阳已经明显清减下来,形容消瘦,脸上颧骨已经分明可见,脸颊与下巴更像是被锋刀一刀削去。

“对不起。”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阴阳的声调似断还无,却是四平八稳,有点无动于衷的感觉。

“可我只想说这个。”Smilee咳了几声,感觉喉咙间的血气愈重,仿佛要咳出肺腑来

“你看起来没有问题了,我需要休息。”阴阳的手松了力道,侧过头去,看不清表情。

Smilee却用力抓紧,生怕他就这么溜走“求你,留下来。”说完,他想抬身让开一处地方,阴阳按扶住他,两人四目相对,相互僵持着,最终阴阳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我不需要你挪开,你只要松开手。”

“不。”Smilee立刻拒绝,阴阳可以看出他的坚决,但是涌上的困意让他不能再多做坚持,他面对着Smilee躺下。

Smilee费尽了气力翻过身将人搂紧怀里,阴阳沉吟半响,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能由着他。

Smilee可以感受到阴阳平稳而绵长的呼吸以及浮动,他躺得很低,完全遮挡住了他。

他安然睡去,噩梦却随之而来,他的梦境一片灰蒙,不分天地,直到梦境中阴阳的出现,暗黑色的衣服劈开了颜色,Smilee伸出手,他却没有回应,只是一如往常,淡漠的笑着,Smilee想走上前,却发现脚下仿佛生了根,而阴阳的面色也渐渐灰白,黑曜石般的眸子暗淡下去,神光离合,他白色的衬衫染了一点猩红在胸口间扩大,绽出了一朵暗红色的蔷薇,他融进了灰暗色,他可以感受到他在渐渐消失,一切都在分崩离析....

Smilee猛然睁开双眼,惊惧让他粗喘着,胸口撕扯般的疼痛,他忍不住收紧了手,去探寻他的气息,他摩挲着掌心间哪只小小的手,冰凉的金属触感,让他为之一颤。

一枚戒指,那是他送给阴阳的,但是过于内敛又不惜张扬的他将它收在盒子中,从未将它那出,Smilee曾经为此消沉。

Smilee低下头,抵在了阴阳的头上,他的发间有着与他一样浓重的消毒水味道,而最大的区别,是他发间的那一抹暖阳的香味,仿佛渗入了骨血,他能嗅到阴阳灵魂的味道,如同一团明焰的火,通过他的掌心渡进了他的脉络,他的冰冷的骨血流过炙热的暖流,他只能因为他而苏醒。

阴阳是他无上的荣耀,融入了骨髓,灵魂上留下了刻印。

他该考虑如何活下去,这是他迷茫已久的问题,他迷失过,但现在已经结束。

他是一个罪恶深重的人,而唯一能救赎他的,只有他怀中的人。

他就是他的一切,活下去的一切。

 

评论(1)
热度(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