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农劲孙X霍元甲 伞 第一章

古风AU  


农劲孙——商人   霍元甲——教武师傅(已敛锋芒,莽撞只是少年事,现已开悟)

江南多雨,一连几日皆是细雨霏霏,时停时续,绵绵的雨没有劲道,总觉得不痛快,让人欲烦狂躁,但是时间久了,耐不住的也不得不的耐下去了,烦躁没了,就让人无端端的犯懒,农劲孙原想着梅雨将过,今日又停了好些时候,便放下了伞。

身旁的小厮赶回去拿伞,他只能站在矮檐下暂时避雨,细碎的雨让景色有些朦胧,一连几日的冲刷,色彩都鲜亮起来,总让他有些慌神,他揉了揉眉心,散了散疲意,眼睛却还是有些酸涩的,他眨了眨眼,侧开了脸,正迎上远处正缓缓走来的人。

那人走的不紧不慢,身着一身米白色的长衫,颇有洒脱些怡然洒脱的意味,他轻轻抬伞,劲孙终于看到了他的脸,虽然他落居江南多年,早已看管了江南的清丽秀美,但是看见那人时,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声,铁血男儿的俊美,儒生的清秀他各占一半,又互不冲突,仿佛相辅相成,浑然天成,他半垂着眼眸,仿佛思虑万千,面上却有着宠辱不惊的淡然。

那人缓缓走到檐下,息了油伞,一抬头正撞上他的视线,他愣了个神,复而谦雅一笑,融入这细雨之中,浑然一色、静默柔美,劲孙忽然想同他搭话,却觉得有些唐突,原本可以舌战群雄、伶牙俐齿的他突然却笨嘴拙舌起来,他的双唇张张合合了半响还是没有吐出一个字。

眼见人已缓缓转身,他暗自悔恨,就如此错过了,那人在他心上荡起的涟漪让他一个擦肩,变成了无底的漩涡,他略有不甘的瞥了过去,却不想正对上的眸子,他略有踌躇乜了他一眼,见四目相对,他唇角礼貌性的一勾,笑意有些尴尬又略微羞涩,他回了身,端起了伞“先生,若不嫌弃就用这把伞吧。”

他声音清朗如断竹,又似断落的青竹叶,轻缓辗转,飘然而落,无痕无迹,可是农劲孙心下未缓,正暗暗赞叹,脑却转的飞快,脱口便拒绝了他的好意“不必,你我素昧平生,我不好拿你的东西。”

才说完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多大的过错,他混迹商场多年,鱼龙混杂中行事处世都需用脑子,权衡利弊得失,这用脑子惯了,心却木了,他打了一个激灵,慌忙去看那人,寻找他脸上是否有任何不悦的神情,意外的,他并没有任何尴尬或是不悦,他只是笑的愈加爽朗,眼底亦是依依浅笑“原本也不是贵重东西,江南的雨只怕停不了。”

农劲孙终于抓住机会,不敢再有所迟疑,他接过了伞,按压住那份悸动,佯装出一副歉然的表情,轻轻道谢“多谢。”

他还想稍加寒暄,却只听得屋内却叫了一声元甲,那人只能匆匆说了声不必,便转身离开了。

他悻悻然望着他的背影,不过好在他也听得了他的名字,也不知为什么,只要见了他的眼睛,他总惘惘的,脑子转不过弯来,莫不是脑子木了不成,他嗤笑一声,开了伞,却摸到了伞柄上刻有印记,他举高,原是刻着一个霍字,他息了伞,细细端看。

他纵然从商,却也是文人雅士,平日里虽不怎么计较,但是在书法上与各个儒生相比也差不了许多,甚至还能尤胜三分,但是这伞柄上的字却让他有些自愧不如,他是个文人,即便行商也不过端着账本,笔杆子依然是笔杆子,下笔笔力总孱弱,而这个字略有生涩却清秀,更贵在有筋有骨,钢筋有力,未有停顿遗余之处,他用指腹摩挲了一番,出了神,若不是他的小厮唤了他几声,只怕他还要神游仙外好一会。

小厮见主子回神,忙不迭的递上伞,农劲孙手中虽有,却有些老旧,他一身贵服,看上去总不合身份,不想农劲孙却霎时间冷下脸来,只扫了他一眼便开了伞,也不管他,径自离开。

小厮闹不清楚,却也不敢多言,只能静静跟上。

伞柄上仍有余温,他尽数覆住,生怕再有一点溜走,尾部还系着一缕青石色的穗子,看起来颜色淡了些许,应该有些时日了,他伞柄窝的很低,穗子正扫拨在他腕上,轻轻的撩拨,酥痒顺着他的手腕直达心悸。

 
评论(3)
热度(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