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风里刀X赵怀安 雨化田X黄飞红 蠢女婿总要见俩泰山

中秋佳节,赵怀安与黄飞红两兄弟是陪着父母度过的,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就是那对双胞胎收到家中以死相逼的邀请函,两人虽有千般不舍也得回家一趟。

临走前风里刀是千般不愿万般腻歪,吐了整整几个小时衷肠,起初赵怀安还会悉心聆听,偶尔还安抚几句,没想到他整个人都煞不住车似的,赵怀安索性捞过一本书,半响还泡了杯茶。

而雨化田那边便是千般威逼万般嘱咐,黄飞红起初还正襟危坐,老老实实的坐在长条沙发上,偶尔还随声附和,领导你说的对,谨遵指令,一定谨守夫纲绝不勾三搭四云云,他说的郑重其事,傻子都听出来他在敷衍了事,不过雨化田也没工夫教训他,时间紧迫,他不嘱咐两句总不放心,黄飞红的狐朋狗友过多,看在眼里总是个障碍,平日里他总有办法阻挠,一旦离了人,天知道他野成什么样。

时间一长,黄飞红也看出了他无心管他胡扯,心也就散漫,眼睛一瞟又看向了电视,雨化田几次扳回他的脸,训斥一番,然后又进入正题,几次之后,雨化田都懒得扳了,黄飞红干脆躺在沙发上明目张胆的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

雨化田几次冷言说回来要将他这样那样,又那样这样,黄飞红起初还有些忌惮,但是转念一想,即便他不犯浑,雨化田也会找出点什么来折腾他,到头来还不是这样那样,那样这样,还不如破罐破摔,反正他手里攥着他不少小辫子,虱多不怕痒,反正他快走了。

终于时间一到,两人渐渐收了话题,末了都忍不住说了句保重身体,统共三天假期,能怎么样?!两人都暗自腹诽了一通,又不忍(敢)说破,而且眼下都各自有事,也就没在意,都各自不约而同的在嘴里含混的嗯了一声。

原本对于两人的接连几个小时的不在意已经心存不满,越攒越多,想等着回来一并讨回来,没想到都到了最后,对方还是敷衍了一句,俗话说的好,佛也有脾气,这一下子所有的不满都翻涌而出,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风里刀将行李一放,人直接扑了上去,撑着沙发两边的扶手,侧过头划上他的唇,赵怀安被他顶弄的仰起头,他诧异的看着风里刀,在节骨眼上胡闹,他不禁松开手里的书想推开人,没想到他凑的愈来愈紧,舌头活像一条灵蛇似得,总脱不开,风里刀在他措手不及时又乘胜追击,一只手划进了他的领子里,剥开了衣服。

而雨化田,他倒是不紧不慢,悠悠然从上衣领里拿出机票,轻轻将他撕碎,一撒手,碎纸片子洋洋洒洒的飘落了一地,原本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视的黄飞红听到纸张撕碎的声响下意识的打了一个激灵,他翻了个身半趴在沙发上,全靠一手撑靠,他瞟了一眼地上,赫然是今日的机票,他隐约感受到一丝寒意,一抬头正对上雨化田淡雅的笑,黄飞红咽了咽口水,只觉得他整个人都阴森森的“言语上够了,该来点行为教学了。”说着,雨化田解开了他的领带。

就这样,两兄弟都误了航班,却都吃了个十成饱,精神奕奕的去定了下一班航班。

而另外两兄弟足足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缓过劲来,没想到才缓过来,父母却突然拜访,原本他们父母退休之后就开始云游各地,偶尔也是寄上几张明信片表示安康,无需挂念,两兄弟原初还是有些感慨,不过渐渐也习惯了,尤其是黄飞红,少了父母的折磨,简直能乐的飞起来。

一家四口,原本该其乐融融,谁知道母亲开口就让他们惊掉了下巴“你们男朋友呢。”

两兄弟面面相觑,父亲便告知了原委,是他们领导说的,黄飞红心道,完了,脸都丢到领导那里了,转念一想,他与领导不算很熟,丢不丢脸的也不必计较。

当初赵怀安还苦恼了一阵,还绞尽脑汁想些说辞,以免让两位老人家受惊,原本他一人也就罢了,现在连他弟弟都交待出去了,怎么也说不过去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当然保不齐他们会有分开的一天,但是眼下的状况总要有个交代,没想到二老如此开明。

“那两个回家了。”

二老脸一黑,明显,这次登门根本不是冲他们两个来的,黄飞红更是无所谓,仍然该干什么干什么,赵怀安见事情已然尘埃落定,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来了。

他们一家虽然一年不见,到没有多么热切,却不会冷淡,仍旧如常,赵怀安便挑了本书开始细读,黄飞红捡起自己的漫画书沙发上一躺,十分惬意。

父亲径自去冲了杯茶,而母亲却在四处巡视,这是黄飞红和他老妈的老毛病,幼时他老妈就爱找黄飞红的茬,这里不干净,那里不整洁,生生把自己儿子逼成了洁癖,不过两人也颇能以此为乐,虽然有些神经质,倒也算是相处之道,能打成一片的母子,赵怀安有时也会有些羡慕,但是真到自己身上倒是不好说,只记得当年,赵怀安把他弟弟和老妈叫在一起训斥,虽然违和感很深,但是肯定这两个人自己作死。

父亲泡了壶茶,倒给了两兄弟,他左右扫视了个来回,感慨道“两个儿子都长大了,心性却没变,怀安还是这么严谨成熟,飞红……”父亲顿了顿略想了个委婉的词“心智纯然。”

不就是蠢吗?!

“我那是身上不舒服。”黄飞红挪开了书,白了一眼父亲

“怎么不舒服?做的?”

赵怀安刚咽下一口茶,刚下喉咙,又呛到了,止不住的咳了好几嗓子才消下去,黄飞红瞪大了眼睛,复而又不以为然继续看他的书,他们家的人从来就不正常。

“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胡来。”父亲谆谆善诱,但是怎么听都别扭。

“其实你们两个兄弟能长大成人我们就很欣慰了。”母亲才巡查完,倒是满意,说的真切。

赵怀安颇为感慨,便合上了书,但眼见嗓子还是不舒服,他又抿了一口,黄飞红仍旧不感冒,漫画书又抬高了些。

“其实,我原以为你们两个会凑成一对过日子,原本就没有抱孙子的心。”

赵怀安是注定喝不了茶了,才含在口了,这惊天的信息让他全数都吐了出来,喷出了一道绚丽的彩虹,黄飞红手一哆嗦,漫画书啪的一声砸到了他的脸上。

 

 
评论(4)
热度(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