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蠢女婿总要见俩泰山 续

中秋节第三天,两人死说活说的跑了回来,一来是不放心,二来实在想念,没想到门一开,竟是旁人,细问之下原来是岳母。

两人一下子蒙了,好歹通知一下,岳母招呼两人坐下,风里刀有些拘谨,毕竟是岳母,总有点担忧,什么以死相逼,家里两根独苗,无后是大的八点档剧情都被他脑补了遍,最悲剧的是赵怀安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也没个谱。

而雨化田倒是从容不迫,问候寒暄一一不落,活像是官方的沟通大全,其实他也紧张,只是他面上一向不显山不露水,他曾考虑过如何面对俩泰山,一张嘴怎么个舌战群雄,让他们两个顺顺当当的在一块,虽然是毫无心理准备,但是混迹官场那么多年,心态底子还是摆在那里的,说的有头有脸。

风里刀也是号称铁齿铜牙,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浑理浑说还是有一套的,见雨化田开了口,自己也不会落下,嘘寒问暖百般讨好,他也有一套,其实两兄弟心理其实都互相看不惯,但是紧要关头,同仇敌忾才是关键,过了这关怎么样都好,反目成仇都不介意。

岳母那里脑子也是转的飞快,才见到两人是他也是有些讶异的,没想到又是一对双胞胎,而且年纪轻,比自己俩儿子小了七岁,关键是长相好,品性看着也是好苗子,实在很难想象到自己俩儿子是怎么勾搭到的,尤其是黄飞红,还招到这么一个主,看起来就是个内含乾坤的人,当然,赵怀安也是,别看在父母眼里赵怀安横看竖看都是好,但是儿子什么样,母亲最清楚,赵怀安从小对外人感情就非常陌生,稀里糊涂的对谁都好,若是要给他谈感情打个比方,就是一个实心木头还绑着大铁疙瘩,也是苦了这孩子了。

“其实我也没想到我两个儿子能有个归宿。”岳母笑了笑,斟了杯茶“他们两兄弟,一个木头,一个没脑子,实在想不出能找到做伴的人。”

“那里,飞红(怀安)很好。”这异口同声的,让两兄弟心里不是滋味

“其实我原本以为以后两人会在一块,说起来,当年我还骗飞红说双胞胎注定是要结婚,不能娶旁人,他信了20多年,也是最近两年才知道我骗了他,这孩子就是天真。”岳母笑起来,总觉得阴恻恻的诡异的很。

这个母亲真的没问题吗,还有,天真?!这个已经算是蠢了吧,还到了极限,信了20多年是什么意思,从他能听懂的年纪满打满算也得7、8、9岁把,他竟然信了30多年,是不怀疑还是懒得怀疑,感情一直没有什么恋爱是因为这个,两兄弟突然觉得前有狼后有虎,螳螂捕蝉黄雀还在后,最后还有俩泰山,分量颇重啊。

倒是那两个,消失的也太干净,两人正想着,内室突然传来一声呻吟

“你轻点....”听这个声音肯定是黄飞红,他重重的唔了一声,话说的略有吃力,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雨化田一听到声音,身子都崩起来了,身体一紧,崩的老直,这口气太不对,太不对,像是蒙在被窝里,还嗫嚅着讨饶。

风里刀身子一顿,看着身边的雨化田绷紧了身子,莫名的爽快,但是脑子一转,突然觉得不对,他心里一寒,忍不住向屋门瞟。

“不重点怎么舒服?”

这个嗓音绝不是赵怀安的,风里刀舒了口气,下一秒,又紧绷了

“爸,真的,太重了,疼...”赵怀安的声音在下一秒传了出来,隐忍、虚弱

“他们爷三个在屋里玩呢。”岳母看两兄弟都紧张起来,调笑般的解释了一句

两兄弟一听到玩,只觉得汗毛直立,怎么个玩?!怎么玩能这样!

“我去看看他!”

风里刀实在忍不住,也顾不得失礼,雨化田见势也顺杆子爬,顺了一句“我也去看看。”

两人急匆匆的开门,恨不得撞开门,一看三人正在床上,两兄弟正趴在床上,岳父跪坐在床上,挤在两人中间,按着两人的腰,三人齐齐抬头,让人联想到了地鼠。

“……” “……”

“这就是你们男朋友?”说着又加重了力道

“唔!……”黄飞红侧开头枕上了软枕,又抱了抱枕头,闷哼一声“我,我的腰……”

“呃……”赵怀安低吟一声又低下头“爸……真的,轻点。”这小软音,可要比当时勾人(大误)

一场虚惊,不过确实惹人联想,声音撩人,雨风两兄弟咽了咽口水,盘算着过两天安定了要不要试试。

 
评论(6)
热度(5)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