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霸道总裁爱上我 雨化田X黄飞红

黄飞红过的从来都是模式性的生活,早上起来,工作,插科打诨,然后睡前来几个小时的游戏,简直乏味至极,但是黄飞红却很知足,一天天的过着,在公司的基层,都是一群啃时族,混着这样的生活,不图登天,只求安逸,非常惬意,不过唯一不足的是没有个女朋友。

而他部门领导是一个十足的老好人,时不时的提点黄飞红,叫他上点心,黄飞红学历不低,又年纪轻轻的,能力上也是个十足的好手,绝对比得过楼上那些高层,听说他还当过黑客,不过做的都是好事,曝光丑事、黑掉不良网站,结果却因为这些被裁员了几次,辗转几次,才在这里落定,人也安稳了,缺点就是油嘴滑舌,嘴就是欠,教训了几次都不听,其实他也是只跟熟人扯东扯西,生人就是个闷葫芦,逼上梁山了就开始敷衍。

眼见最近公司全员上下都紧张的很,而恰巧公司高层要外出,实在找不到人来陪同,只好找了底层,他领导一看机会来了,连忙举荐了黄飞红,没想到就这么一张纸,把黄飞红整个都扔进了无底洞。

黄飞红原觉得也不过几天的事情,乖乖跟着就得了,令他惊讶咋舌的是,高层领导居然比他还小点,叫雨化田,居于高位、相貌英俊,十足的香饽饽,怪不得他一直找不到女朋友,现在竞争实在激烈,就他这样的,一脚踏进去,最后有个全尸就不错了,黄飞红忍不住在心里犯嘀咕。

这次出公差,有免费的钱花不说,还坐的是头等舱,酒店也是高级的,黄飞红只觉得来对了,不过就这一次就得了,这一路上,他总觉得他旁边的不是人,是一台大型的马力十足的空调,那冷气吹的,让他骨头都冻的嘎嘣脆,稍微动动就能碎了。

其实黄飞红觉得自己待人是听没眼力见的,不过对方也确实很难伺候,他全程蹲守,只能靠对方面部表情确定他想干什么,即便摸着了门路,也难保不吃鳖,比方说他看出对方渴了,他赶紧递上常温水,他却突然一动不动,只看着水瓶抬了抬眉,又闭上了眼睛休憩,弄的黄飞红一阵范懵,黄飞红瞬时间体会到了上层的各部门人员的不易,这人太难伺候了,就差他没喂他了,过的太憋屈,对方一有点动静,他就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他的基层人员把,体验一会旅游也就算了,多了他真受不来。

好在事务上他还能过去,一场大型业务无风无波的过去了,不过令他惊讶的是,这次的即便是抱着仅仅出去谈论合同的目的,还是需要工作,还是拼死一样的工作,忙的两人都站不起身,不过偶尔黄飞红还是抽空端茶递水,但是对方却十分不悦,仿佛在埋怨他浪费时间,复而又低头工作,天地良心……黄飞红纵横这么多年,这样伺候过谁!?到最后他还不是喝下去了!

而且在之后处理事务时,他偶尔抬头有几次对上了雨化田的视线,他一愣,心里迅速盘算了一番,是不是自己那里做错了,他等着挨骂,却没想到对方眼中闪过一丝怔愣感觉,又低头开始工作。

接连几次黄飞红觉得自己都要被他整的神经质,幸好如约完成,带着成果去签约。

多亏苍天眷顾,这次会议十分成功,合约也谈的很满意,两人走出了办公室,进了电梯,黄飞红立马耷下脑袋,他觉得全身都累的慌,这工作量真不是人能轻易承受的,不过一想到再过一会买了机票,回了祖国,他又可以回他的办公室里当他的一方霸主,他就一阵愉悦。

天梯缓慢的运作,突然小小的电梯里传来一声幽冷的声音“明天回去,你也稍微放松一下,我也需要和你谈谈。”

恍惚间,黄飞红还以为是天外之音,他定了定身,看着一动不动像尊雕像的雨化田,他感受到视线,乜了他一眼,他一仰身子,躲开,立马就觉得自己简直作死,不过对方却没说什么,视线又飘了回去。

谈谈?谈什么?黄飞红盘算了一下这几天自己做了什么浑事,罪不至死啊,而且他一个小员工,合约也签了,他一踏上祖国的土地,就立刻被打回原形,和他一个无名小卒有什么好计较的?!这么一个麻烦的主,计较那么多,怎么爬到高层的!

当然,黄飞红也只敢在心理腹诽几下,借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啊。

黄飞红是更蔫了,没想到一出门口,对面的银行正遭到抢劫,美国就是这么不安全,出了事,就是子弹和子弹之间的较量,他们这些平凡人,被吓吓算好的,就怕站着中枪啊。

有时候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一名强盗一通乱射,正好瞄准了雨化田,黄飞红是有功夫的,反映极其灵敏,他只感觉一股电流蒙的冲向大脑,他快速的扑开了雨化田。

他压着雨化田,只看到雨化田铁青的脸色,他以为他中枪了,赶忙托着他躲到了花坛后,蹲在他面前上下摸索了一通,根本没中枪,他有看了看腿,脚部姿势很怪,一看就是崴脚了,黄飞红一只手轻托这他的脚踝,脱了他的皮鞋,按着他脚心那么一转,一接,正了位。

黄飞红抬眼看了一眼雨化田,脸色依然铁青,他惶惶然脱口就说了声对不起,而后抬头看了看外面,外头的形式也稳当下来,市中心警察敢来的很快,总算是虚惊一场,他赶忙给人穿上了鞋。

黄飞红真正的体会到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的含义,雨化田住了院,只能搁置返回时间,连带着他都不能轻易走,而正巧雨化田的秘书来了,把他一顿数落。

“你最好去赔礼道歉。”秘书妹妹真是一个美人儿,那身材,那曲线,那一双妙目,简直眼含冰碴,还是大粒的,恨不得射出一道光线灭了他。

“等等,我好像是救了他。”黄飞红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秘书,活像是老师训斥没做作业的小学生,黄飞红一愣神想到了童年,空荡荡的教室,坐着他,站着老师,然后在一番训斥下,渐渐演变成了嘴炮,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向这些的事情,他抬头难以置信的反驳,但是却没底气。

“你弄崴了他的脚。”

“脚重要,还是命重要?”黄飞红一歪头质问道。

“那你等着裁员信吧。”秘书妹妹一扭腰身,踩着摇曳的步伐,走了。

黄飞红心想,没法了,又要换工作了,现在这种混吃等死的活难找啊,他一阵心痛,瞬即又看开了,既然都到这步上了,他自己去辞职,还能稍稍埋汰一下对方,出出气。

到了第二天,他抱着一簇花到了医院,刚到门口,正看到刚出门的秘书妹妹,红着眼眶,瞪着他,这种仇视的目光让他心理禁不住咯噔了一下,他有点怂了,但是箭在弦上!这花花了他不少钱,绝境逼怂人勇。

他敲了敲门,听着一声低沉有力的近来,他一手把花抗在肩上,推开门,探了探身子,看着雨化田正躺在床上,真舒服。

他咧开嘴,一副殷勤样子,慢悠悠的走过去,抓着花的手一甩,摔在桌上,声音僵硬的说了句“对不起,把您的脚给崴了。”

雨化田面上波澜不兴,低眸看了一眼花,复而又抬眼看着他,冷冽的盯看着他。

黄飞红可不吃他这一套,继续道“还有,我辞职。”

“恐怕不行。”雨化田淡淡的说了句,面上不显

“凭什么?我又没卖给你?”

“你弄伤了我的脚,我已经起诉了,金额不小,而且,你需要钱。”雨化田推开花,将压在下方的文件递给了黄飞红,他的声音很低,活像是在好言相劝。

黄飞红看着律师通告,这金额卖了他也还不了零头,偏偏着法律这种东西,只要你有钱,想你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他着细胳膊可拧不过大腿“你……怎么有你这种人!?”黄飞红简直气炸,但是言语上明显有些怂,但语调一转,又趾高气扬起来,但是细听下来,他其实是没谱的“还就还!”

雨化田突然哦了一声,一副想到了什么似的“你是黑客,还是滥用公司电脑,不仅触犯了法律,还损害了我们公司的名誉,又是一笔赔偿费用。”雨化田语调悠扬,吊着唇角哂笑。

黄飞红倒吸了口凉气,这是遇到个千年狐狸啊,怪不得刚刚狐假虎威的秘书那副样子,他立马怂下来“你,你想干什么。”

“不必害怕,我不过是让你继续工作,做我秘书,你办事能力不错,不该在小职位上打拼。”

黄飞红之前还希望对方能多嘣几个字,现在他恨不得连话带牙一起打回去,不过他脑子在紧要时候转的特别快,这隐约就是有求于人啊,只是心气高罢了,他悠闲下神经,拉过一张凳子,缓缓坐下,嘴角一咧,笑的得意“行啊,这工资高,还有这么一位心狠手辣的领导,我这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一句话,将局势扳了回去,雨化田还真的一时间束手无策起来,真拿他没办法了,他噙着一抹笑容,一脸的气定神闲“我到没发现,原来你这么有趣。”他语音辗转,眯着一双狐狸眼笑的意味深长,黄飞红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总觉得什么把柄被他抓住了。

“去把花插上,既然是秘书,总该知道伺候人,我也不忍扣你还债之后微薄的工资。”

黄飞红现在可真是很的牙痒痒了,但是他不敢乱来,只能怏怏的去把花插上,在摆弄完后,他一转脸正对上雨化田的脸,他笑的一脸有所图谋



 
评论(1)
热度(5)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