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霸道总裁爱上我 二

因为职位的调换,黄飞红被提前召回了公司,真是如释重负,他只带了几个小时,就已经有好几次想拿起板凳砸到那个人脸上的冲动,而悲剧的是,没想到迎来的是前任秘书的各种嘱托,而且听说他要扶持自己一段时间,再见他,黄飞红有些尴尬,但是实际上,他也怨的很。

为了心里能稍稍释怀,黄飞红对于她是言听计从,起初小妹妹怒气未消,总是借着工作上指桑骂槐,态度也依然如旧,但是时间久了,她也想起了时移势易,态度也渐渐缓和了,黄飞红还调笑说怎么今天心情这样好,小姑娘虽有阅历但对方都自降身份、宽容如此了,再厚的脸皮也薄下来了,他有些不好意思,黄飞红也从未计较。

两人又重新介绍一番,算是尽释前嫌,小姑娘叫唐青,一路摸爬滚打到现在,爬到了秘书这个职位,原以为会被潜规则,当然面对如此帅气的老板,她还有点期待,但是没想到一直无事,见人如此磊落,她也就奋力工作,以当报答,职位虽降,待遇还是一样的,该释怀的就该释怀。

两人相处渐渐融洽,偶尔还相互调笑,唐青慢慢觉得自己退居二线也是应该的,黄飞红学习能力极强,就是平日里一副点儿郎当的样子,太过散漫,但是实力强,她就开始慢慢辅佐这个新任秘书。

黄飞红和唐青混的越来越熟,平常也有很多话题,两人都爱游戏,间暇时相互玩笑、插科打诨相当有趣,但是,混的太久了,就成了兄弟,黄飞红一阵失落,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负债累累不说,长相又不出挑,还有身高问题,其实当个朋友也不是坏事。

而相处了一个星期,雨化田就回去了,唐青准备了工作,一想到晚上会有晚会,她身子一怔,看了看旁边玩金鱼的黄飞红,一身休闲,赶忙拎着人去了商场,黄飞红逛的心如死灰,他只会找每个商场里的试鞋椅子,然后木讷讷的点头。

终于在晚会前,黄飞红终于得到了解脱,在酒厅等了片刻,看着雨化田缓缓下车,优雅从容,黄飞红站直了身子,雨化田走上前,看着正装的的黄飞红他有一瞬间楞了神,海黑色的西服,腰间的扣子将腰线修出来,连带收紧了上身与下摆,十分贴身,海蓝色的领带系在脖上,发型也规整成了三七分,一种禁欲、高级的情色,雨化田被自己的想法吓的一怔,面上却没显,冷言转身上了台阶。

黄飞红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唐青忍不住嘱咐了一句“你稍微正经点。”

黄飞红嘴角一撇“你放心,假正经我会的很。”说着抬步拾阶,唐青绷了好久还是忍不住笑出声,跟上前,脚步一滑,险些要歪倒,黄飞红反射性的连忙伸手扶住,唐青惊魂未定“吓死我了!”

黄飞红嗤嗤的笑着,唐青抬眼看着他反惊为笑,却还知道轻重“正经点!”

唐青扶着他的手一直忘记撒开,雨化田回头看着两人牵系的手,掌心都握着对方的手腕,他只觉得呼吸一窒,心中仿佛被细绳勒的紧紧的,疼的他难受又烦躁。

阶梯上的两人一抬头就对上了领导如刀的眼光,许是背光的缘由,雨化田的脸色阴翳缭绕,下的两人赶紧松开手,规规矩矩的跟在后头,雨化田脸色稍稍缓和,到了厅内,雨化田又恢复了往日的淡然神色,黄飞红不得不佩服,一山还有一山高。

虽然雨化田一直是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但贵在气质好,总让人觉得他是天生的贵气,高人一等,而且年纪轻轻,身形样貌都如此拔尖的好,总惹人侧目,唐青看着老板眼色寒暄周旋,黄飞红也偶尔攀谈两句帮忙解围,直到最后一位面容雍容典雅的妙龄女郎上前搭讪,听唐青的解释,是家族企业的大小姐。

她言谈举止十分孤傲,倒是对雨化田时十分亲切自然,黄飞红只觉得两人简直天作之合,门当户对,聊了片刻,她眄了一眼身后的两只跟屁虫,笑的暗含讥讽“这里人多,我们那边好好聊聊。”

不就是嫌他们两个碍眼吗,见人走远,黄飞红扁了扁嘴“看来没咱们什么事了。”

“还早呢,你会跳舞吗?”

“不会,想跳,你得先把鞋脱了。”黄飞红看着他十公分的高跟鞋挑了挑眉。

“你想把我踩残废吗?”唐青拧着眉头,佯装质问,却笑的柔和。

“别,那我还得养。”

远处,雨化田借着身位,时不时的看向黄飞红那里,两人相谈甚欢,看起来十分自然,完全没有他在他身旁的那种拘谨感觉,雨化田只觉得心里一通意乱心烦,面色还要敷衍面前的人,让他莫名火大。

好不容易挨到了散会,黄飞红隐隐有些困倦了,但是一出门,寒风一吹,外边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黄飞红忍不住缩了缩身子,唐青拦了车,正想招呼黄飞红,雨化田单手插着兜,一只手就把人拉了回来“我带他一程。”雨化田声音冷冽,不容违逆。

唐青只好惶惶然进了车,黄飞红原本被突然一把抓住,心里咯噔了一下,又听着话,觉得他人还是可以的,而雨化田看着出租车没了影才松开手,转身去了自己的车,按下了解锁键,低声斥命了一声“滚上车。”

黄飞红一愣,拧着眉头,倒是没有不悦,只是奇怪罢了,看来他还是不怎么喜欢他,那既然如此,还带他干什么,他暗自腹诽了一通,悻悻然去开后车的门,手才碰到把手,只听到咔哒两声,后门被锁上了。

黄飞红抬头看着雨化田,一脸茫然,雨化田却一脸淡然,还是冷冷然“副驾驶。”

黄飞红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现在是一点也不想上车了,但是开弓哪有回头箭,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车,车上也是阴冷冷的,但也好比外头淋雨强,但是黄飞红天生惧冷,坐在椅子上抖个不停,对着手呵着气,才搓了一下,他只觉得有什么视线,小心翼翼的一瞥正对上雨化田的视线,他一愣,下意识的挺了动作。

雨化田盯着他,饶有兴趣的感觉,面上还是淡淡的,突然皱了皱眉,“有那么冷?”说着,他伸出手握住了黄飞红的左手,暖暖的,相比他的要暖和太多,他在手里玩把着,细细的看着,这手也比寻常男人的手要小,他仿佛上了心,还拿在手里攥了攥,暖意就这么渡给了自己。

黄飞红是彻底傻了眼,完全搞不懂他要闹哪样,不过近看,他人确实帅,就是个冷疙瘩,暴殄天物啊,幸亏黄飞红对于感情的事情,一向短路,想着想着就爱习惯性跑偏。

雨化田出神间,嘴角勾起了一抹细不可见的微笑,一抬眼,只对上黄飞红傻呆的脸,火又这么上来了,他撤回手,按下了空调暖气,开启了车子,黄飞红这会子是连冷战都忘记打了。

“你家在哪儿?”雨化田不咸不淡的问了句

“啊?!”黄飞红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略想了想“嗯,郊区。”

“自己家,还用想那么久?”

这口气又让黄飞红想起他的老师,质问他,罚跑圈还是俯卧撑,还用想?!

眼看着气氛又再次尴尬,诡异的沉默,黄飞红只好找了个话题“你家在哪?”

“与你无关。”

“也是。”黄飞红一下子踢到了铁板,对方口气也零下几度,他倒更不在乎了,总比皮笑肉不笑的好,也容易相处。

听到这句回应,雨化田却不是滋味,甚是气愤,他不说,也原是因为他们两个住的根本就是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他已经很纵容了,没想到对方也不冷不淡的,他听着立马变了脸色,但是话题已然终结,只能自己吃瘪。

好不容易到了黄飞红家楼下,黄飞红淡淡的道了声谢,关上了门头也不回的走了,雨化田倚着座椅,按下了车窗,看着黄飞红的背影,看着楼道灯结连亮起,直到旁边的屋内亮起,雨化田才摇上车窗,只觉得自己突然有些问题,他有些心烦意乱,却没再多想,开车回了家。

 

 

 
评论(2)
热度(4)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