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霸道总裁爱上我 四

接到短信,黄飞红只感觉到万箭穿心,他猛吸一口气,市中区,市中区啊!哪个同事不比他要近?!

好在唐青给了他行进路线,他搭上地铁,坐上公交车,只觉得心如死灰,一路上脸上是越来越冷,闷鼓鼓的,总让人觉得他是去寻仇,而不是见老板,下了公交他还需要走上一段路。

原以为再过一会能晒个太阳驱驱寒意,但人生命运就是如此bitch,好运总是差那么一截圆满,坏运就像排成长列的多米诺牌,哗啦啦的倒下去,最后还补上一个重击,阴霾的天,厚重的云层活像是染了灰粉般的棉花,厚重阴沉。

而且他还没带伞,黄飞红茫茫然抬头,看着灰暗的天,觉得就差个雷了,他等了几秒,一阵阵的冷风只往他脖子、袖子里钻,他缩了缩脖子,将手缩进去,幸好他的袖子总是大的,为了掩住风,他用一小截手指头扒住袖口,雨天后的天气是最阴冷的,空气里蒙着湿气,贴在身上像细密的针扎在身上似的。

他赶快加紧了步子,一路的探头探脑找着雨化田的公寓,上了楼,到了门口,他还是觉得冷,他觉得他的衣服都冷透了,手指都冻的通红,他急急的按着门铃,又跺了跺有些冷的发麻的脚。

过了一会,门霍的打开,里边竟然半冷不热,一阵清凉的气直逼他脸门上,而令他更惊讶的是开门的人,他一手抓着门一手扶着门口,低着身子,歪侧着头定定的看着他,面色潮红,西服解了口子,领子也大开着,这情性十分不正常,黄飞红再正常也得想歪,他愣在那里,对方却直逼问着黄飞红“怎么来的这么晚!?”

他言语间十分不悦,蹙着眉头,声音嘶哑闷闷的,却十分性感,黄飞红一下子蒙了,他大睁着眼睛,惘惘的看着雨化田“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不是!”见人又想要退怯的样子,雨化田烦躁的回答,伸手想去抓人,嗓子却痒得很,伸出的手半途又不得不折返回去,手曲成了拳掩着唇咳了起来。

“你别是发烧了。”黄飞红眉头一皱,口气里还不禁有一丝质问,黄飞红自认为自己已经算是有些散漫邋遢,但是在有些事情,个别常识性的东西他是十分严谨的,也原是他教他的师傅,在教他武术时,还会教他医术医理,养生之术他也玩的像模像样,他难以想象会有人这么折腾自己,还敞开怀。

雨化田听他的口气,像是在意,他心里生出一丝得意,也不回答他,吊着他的胃口,转身回了屋。

黄飞红果然放心不下,看着他这幅样子他也没法不去管,他进了屋,带上了门跟上去,却又看了一眼地面停下,脱了鞋换上了客人用的拖鞋,脱了外套挂在橱柜上一进去,火噌的一声冒上来,开着空调冷风不说,雨化田还准备把衬衫上剩余不多的扣子都解开。

黄飞红简直气煞,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拿起了空调遥控器,狠狠的按下开关“你是不是烧傻了!”他丢下遥控器,抓住了雨化田的手腕,撤开他的手,他低下身子赶忙在系回去,雨化田倚着沙发椅背,一抬眼就能看到黄飞红的脸,皱着一双眉头,似乎都挤在了一起,十分急躁,眼眸中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黄飞红身上寒意未散,身上还隐有外面带来的冷寒气,掌心的温度寒中渗着温度,或许寻求身体舒服,又或许是欲望驱使,他揽上了黄飞红的脖颈,一手圈上他的腰,黄飞红淬不及防,跌倒下去,发烧似的雨化田的身体仿佛脱节般的疲累,他的大脑仿佛装了一块重重的铅石,两人一撞,雨化田脑子一阵渾懵,身体却极其喜欢对方的温度,一阵清凉而不寒的气透过衬衫传递到他身上,他忍不住收紧手臂,他的脑袋埋进了黄飞红的脖颈里,鼻息里都是清凉湿润的雨香,他轻轻的嗅着,埋的更深。

黄飞红可不干,而且把这一系列动作当成了他烧坏脑子的前兆,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挣脱开,身子一退开他正对上雨化田的眼睛,他眯着一双眼睛,渗着阴鸷,定定的盯着他,“过来!”他咬着牙阴狠狠的命令他。

黄飞红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这真是要傻了。”他一把拉起雨化田,将他的手搭在自己肩上,原本雨化田是不愿意被拉起来的,他全身就像是散了架,迷迷瞪瞪的不想动,但是贴上黄飞红身上后,他明显不再挣扎,而且整个人都压在了对方身上,黄飞红本身就有些矮,托着比自己高一头的大男人,原本就吃力,雨化田还把全身的力气都泄在他身上,让他有点吃不消,步履都有些浮晃。

两人跌跌撞撞了好久才到卧室,黄飞红使了吃奶的劲将人轻手轻脚的放下,他原本也像把人丢下去,毕竟发烧时最怕就是猛地受到惊吓或者大幅度动作,这么跌下去,脑袋的脑浆肯定会搅成一团稀泥,能难受好久,让他吃吃苦头,不过黄飞红还是没忍心。

给人盖上了毯子,雨化田又开始不老实,他想翻开毯子,却没那个抬手的力气,他含混的支唤“开空调。”

黄飞红实在不想跟你脑子有问题的争辩,“好好好,开开开!”一边说着,他搭上了雨化田的脉,差不多有了准。

果然,生病之后脑子不好使的人都很容易糊弄过去,黄飞红赶忙去客厅翻箱倒柜,找到了药箱,翻了两下,他很难想象雨化田到底怎么活到现在的,里边的退烧药剩余不多,黄飞红看了看,决定弃之不用,药性太强,不适用这种发烧,看他的样子也是没吃什么东西,别病治不好还导致胃疼,他只能先烧上点水。

黄飞红赶忙去卫生间挑选了几条短小的白毛巾,端了个冷水盆又回了卧室,床上的人十分不老实,毯子被掀开了一个角,黄飞红无声的叹了口气,给人又盖住,白毛巾浸了凉水拧干后折成了长条敷在雨化田额头上。

接下来的事实在有点尴尬,他不怎么喜欢,雨化田这种人肯定更不喜欢,虽然两个人是男人,不必顾及,但放在人是雨化田上,总觉得特别膈应,黄飞红一边拧着另一条毛巾一边在心里碎碎念,确定水拧的差不多了,黄飞红拿着毛巾探进了毯子里擦拭着雨化田身上的虚汗。

黄飞红只觉得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他想快一点,但是这是个细致的活,想着自己摸过对方的锁骨,他心理就一阵发毛,这种活就该让唐青来,指不定有多高兴能干上这种活,雨化田受着凉意舒服的闷哼一声,黄飞红只觉得发怵,谢天谢地他是昏着的,要是他清醒着知道了,事后还不知道怎么收拾自己,他抽回了手,摸着已经温热的毛巾又浸了一遍,拧干后晾在橱柜上。

接下来又是干毛巾再一轮的擦拭,完成后,他摸了摸他额上的毛巾,雨化田身上清爽多了,也不再喃喃的喊东喊西了,他嗓音嘶哑的很,如同喊了粉沙般喑哑,估摸着水早就烧好了,黄飞红调和着凉水倒了杯温水。

他小心翼翼的托着雨化田的脖颈,缓缓的将水喂给他,黄飞红只觉得自己可以去当保姆了,雨化田喝的有点急,看来是真的是渴厉害了,黄飞红必须时不时低下杯子看着他咽下嘴里含着的水后才继续喂。

等诸事妥当了,黄飞红又替换了他额上的冷巾,他替换时还抚上了额头,还是有些热“我去买药,你先睡一觉。”

黄飞红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睡着,只能知道他迷迷怔怔的,只好说了一声,转身出了门。

雨化田现在眼皮几乎都有些睁不开,他只能在细细的眼缝中看着黄飞红离开的背影,以及被轻轻阖上的门,他其实听到了黄飞红的话,但是脑子一阵迷蒙,他恍惚一下又忘记了,他觉得说不出的愤然,又熬不过疲意,像是鼓坏的灯泡一样,闪过一抹白光后进入了黑暗。

黄飞红觉得他真的是上辈子也欠了雨化田一比大债,药店挑好了药,他还买了点枇杷叶,出门外面就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他淋着雨又跑回了公寓,好不容易让他稍微有点意识,喝下了药。

一到厨房又是一边空白洁净,别说米,盐都没有,黄飞红又是一番擦拭又出了一身的虚汗,换了冷敷的巾,又打着伞出了门。

雨化田意志渐渐有些清晰,只是碍于黄飞红正为他擦拭,这种好事他巴不得能再久些,他便佯装熟睡,等听到屋门阖上,他才睁开眼,他盯看着头顶的墙面,嗓子有些肿痛,像是含着块沙石,或许真的有些过了,不过得到的一切看起来要比这些值得多。

雨化田在脑中细细盘算,思量着如何让黄飞红与自己同居,什么手段都行,只要不要触碰到黄飞红那点逆鳞,闻声细语的慢慢打动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至少在追求过程里,他不会,乱者当斩,将人刁回窝,打上自己的印记,以后怎么补偿都好说,我不介意欠着情,他也有办法让对方欠他的情,利滚利,算都算不完,怪就怪只能怪他自己,偏偏让他看上。

想着想着,又是一轮困倦睡意,他索性不再想,养足了精神,抓住机会。

等他再此醒来,已然过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屋外穿来细碎碗碟的响声,又戛然而止,雨化田刚撑起身子,门就被推开了,黄飞红正站在门口,怔了一下,复又舒开了眉宇“醒了就去换衣服,过来吃饭。”

说完,也没等他回过神来转身便走了,雨化田嘴角不禁一勾,这口气,倒像是两人同居相处了很久似的。

 
评论(4)
热度(4)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