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霸道总裁爱上我 五

这算不算是一线生机,雨化田嘴角一勾,笑的诡诈。

等雨化田换好了衣服,推开了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粥香,他走进过去坐下,黄飞红还在厨房里,小心翼翼的将小锅里的水倒进水杯里,滚热的水蒸汽洪流般的齐齐上涌,氤氲缭绕,扑到黄飞红的脸上,他的面容在白雾下有些难以辨识,他撤回身时,雾气渐薄他的脸慢慢变得清晰,专著认真又仿佛有些乐在其中似的,他拿了一双干净筷子夹出了有些泛黑的草叶丢回了小锅,等杯子里没了,他阖上小锅,伸手去端起杯子,却不想杯子烫的骇人,他触电似的收回了手。

雨化田心里顿时一揪,精神都紧张起来了,他皱着眉仔细的盯看着黄飞红,确定没有烫伤才放下心来,而他下意识的动作却让雨化田一愣,黄飞红一撤回手,就凑到了唇边细细的吹,又轻轻揉了揉,埋怨似的盯着杯子。

或许是爱屋及乌,雨化田竟然被这种平常的小动作诱惑到,不同于那种小女孩的那种可爱,他倚靠着椅背定定的看着,确定自己丢不掉任何一个细节。

而后黄飞红拿了块软布包住杯子,他拖着杯子小心翼翼的端过来,正对上他的视线“看什么?”

“那是什么?”雨化田正盯着他出神,视线相撞他也不避忌,被问到了也是不慌不忙,他挑了挑眉头盯了一眼黄飞红手里的水杯,他不留痕迹的打了个太极,扯开了话题,他倾身拿着碗里的调羹搅了搅粥,并不浓稠,他尝了尝,米香且软糯,看来煮了好一会,费了不少功夫。

“砒霜枇杷叶,我看你咳得厉害,想让你厉害些,又不想厉害些,就去了一半的毛,看你活的这么挣扎,我还放了两块砒霜。”说着他轻轻的将被子放到旁边,将软布叠了叠放在桌上。

黄飞红就是这样,总是不正经的,说话总是带着玩笑,这也预示着他把他放在亲近的位置上,雨化田心下一喜,面上却不显露,他垂着眼又抿了一口粥,说的不冷不热“手艺不错。”

“真是吃惯了山珍海味,一碗粥有什么好手艺的。”黄飞红嘟囔了一句,转身走向了客厅。

雨化田忍不住乜了他的身影一眼,嘴角忍不住上翘,现在是越发胆大妄为了,心里那点碎碎念都敢摆在他面前说了“看不出你还是居家的好手。”

“向我这种的,没点本事怎么讨女朋友。”黄飞红的声音飘的有些远,他心不在焉的的回应,拉下了窗帘,窗户中透出的光是灰白几乎没有什么功效,但也聊胜于无。

这个话题让他有点不舒服,他清了清嗓子,伸手去摸了摸杯子,还是有些灼烫,皮肤贴上去没过一会就觉得有些火烧似的疼,他抽回手拈了拈手指。

“你们家杯子大的没把手,小的还不够含上一口。”他看着雨化田的动作,忍不住念叨着,拿过来一个空杯子,撇撇嘴将水倒入了另一个水杯“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他倒好了水递放到雨化田面前,见他正盯着他,他倒不突然不怕,反问了起来“干嘛,我说的不对吗?”

“去核对文件。”他微微的侧头飞了个眼色。

他声音依旧不温不火的,但是黄飞红只觉得他不过是恼羞成怒,辩不过他罢了,他登时嘴角微翘,笑的春风得意,美滋滋的去核对去了。

真没见过这么好糊弄的人,说他心智纯然,工作上又是好手,说他聪慧,平日里又点儿郎当没个正形,不过有一部分也是他自己惯纵的原因,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埋汰他,雨化田知道,但却就喜欢这么纵着他,纵到无法无天无人敢觊觎才好。

隔了好一会,雨化田吃完了粥,一回头,正看着黄飞红正坐在方正的小沙发上,双腿合并着将已经看完的文件搭放在腿上,一只手托着其他文件细细的看着,这个动作看起来十分的乖巧。

雨化田慢慢的踱过去,黄飞红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抬起头,抽出放在腿上最下方的文件,眼神中充满着愤懑与难以理解,质问道“这文件你要核对,你还用来灭烟头,还透了。”

雨化田哦了一声,语调充满了不以为然,他接过去,左右翻转了下“那就重做。”

黄飞红一脸的难以置信,抬起的手也迟迟没有放下去,雨化田顺势将空了的水杯放到他抬在半空的手掌心里“去,添水。”

黄飞红眯着眼盯着雨化田,他却熟视无睹佯装研究那团污渍,黄飞红气结,又不敢违抗,他将文件丢在了桌上,怒气冲天似的踏着步子,去了厨房,雨化田末了觑了他一眼,正巧看到黄飞红愤然的身影,走到餐桌前还不忘拿走了空碗,雨化田即便再大的功力如今也憋不住了,他忍不住嗤笑一声,却没敢出声,他侧回身颠了颠手里的文件,突然心生一计,刚准备动手将它撕了。

厨房里突然传来一声惊骇的大叫,雨化田心里一紧,连忙转身去看,只看到黄飞红衣服都被淋透了,黄飞红揪着湿了的地方,免得他贴在皮肤上,那水冰凉的很,冻的他瓷牙咧嘴。

“去浴室洗个热水澡,我可不想再病一个。”简直是天公作美,他正愁着没十足的把握留人,现在可是天赐的良机,他忍住笑意,状似恼怒的沉声说了一句。

黄飞红也不愿意在等,急匆匆的冲进了浴室,脱下了衣物,幸而雨化田住的是高级的公寓,热水都是即时的,水流很大,温度有一点点烫,过了一会也习惯了,浴盆里的水很快就溢满,黄飞红躺在里面根本不想出来了,他半阖着眼蒸汽扑在脸上久了,都变得红扑扑的,黄飞红的公寓里很简陋,卫生间也小的很,水费贵,重要的是连浴盆都没有,他已经很久没有泡过澡了,不需要去拥挤的澡堂,也不必担心水里已经泡过多少脏兮兮的人,他觉得十分惬意舒服,让他之前的辛苦都是值得的,什么不满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惬意之余,他把半张脸都浸到了水里,忍不住咕噜噜吐起了泡泡。

这让正巧来递送衣服的雨化田,憋了好久才缓过劲来,他见人正在兴头,也不打扰了,怕要好一会,他抱着衣物走到了客厅。

果然,黄飞红真是玩疯了,雨化田几次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又细细的听着浴室里的动静,免得他晕在里面,自己还茫然不知,然而雨化田的耐性并没有他当初想象的那么好,在他终于忍不住想叫人时,浴室传来哗啦的水声,沉默半响浴室里传来一句没有底气的询问“那个……衣服。”

雨化田慢悠悠的走过去,浴室里呃了一声,显得有些羞怯,雨化田也不逗他了,敲了敲室门,黄飞红开了个小缝,雨化田将衣服塞了进去。

“怎么是睡衣,能借我套能穿出去的么?”黄飞红碎碎的嘟囔着,显得十分困惑,言语却还渗着懒洋洋的调子。

“落下的工作量太多,你今晚就在这里过夜。”雨化田的声音冷幽,低沉却富有魄力,完全没有征求意见的意思“还有,我没有旧衣服。”转身间他冷冷然丢下了一句话。

黄飞红瘪瘪嘴,有钱人就是有气魄,吃好的住好的,穿的好不说还能随手丢,脾气不好了还没人敢怪罪,到最后愈来愈恶劣,就像雨化田,他腹诽了一通,穿上了衣服。

等出来时又是另一番天地的感觉,卫生间的蒸汽呼啦啦翻涌出来,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黄飞红一出来就看到了现实,客厅的茶几上,一份份的文件,一台笔记本,而雨化田正坐在沙发上捧着本书,身旁放着个铁托盘放着他煮好的冰糖枇杷水,他看到了自己,快速的使了个眼色让他去工作,明显是甩手掌柜,不过舒坦了这么久,这么点事情也打击不到他,他走过去盘腿坐下。

其实黄飞红一出浴室雨化田就在下意识的将目光瞟向了他,他全身都簌簌的冒着一缕缕接连不断却淡淡的蒸汽,脸上因为泡澡的温度还未消失而红扑扑的,睡衣袖子和裤子对于他来说有些过长,黄飞红将它们挽的很好,看上去十分规整合身,他不禁开始期盼,对方给自己系领带的样子会发生出何种境况,他必须时而把目光时不时的移向手里的书本,即便视线相撞他也伪装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支使他去干活。

鼠标一摸到手上就觉得特别舒服,灵敏度也可以根据自己调节,再看看电脑配置也是顶级配置,但是面对空荡荡几乎只有几个零散的办公软件,黄飞红只觉得一阵心碎,真是暴殄天物,这配置玩什么不行,办公实在奢侈,黄飞红握着鼠标看着电脑配置,空余的手隔着衣裤握着脚腕,轻轻的前后微微摇晃,十分惬意散漫,仿佛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雨化田比他更不急,他巴不得他再慢些,雨化田稍稍放低了书,黄飞红正背对着他,现在是明目张胆偷窥的好时候,黄飞红前倾身时,雨化田可以看到他的脖颈,略有古铜色的肌肤在泡了许久热水后,有些泛红发白,他可以看到他脖颈上的黑色的小痣,长在那里,真是绝佳的情色,让人不自觉就有一种想要吻上的冲动。

电脑上空荡荡的,很快就让黄飞红失了兴趣,他打开了办公软件开始他的工作,不得不说黄飞红对于工作上总是让人感觉有种神乎其技的上手速度,处理时总是一副随意散漫姿态,总是有些不经意的小动作,间断时喝水也好,手指不经意敲击着鼠标也好,让觉得他十分惬意自然,连雨化田都不得不佩服,他可以因为工作而兴奋,但是永远做不到黄飞红那种自在。

仿佛,仿佛就像是一点点的小事他都可以满足。

“这里要改吗?”黄飞红稍稍撤了撤身子,雨化田见他有回身之势,便側了侧身,端起了杯子,黄飞红转过身来问了一句。

雨化田顿了顿,收回了手,他抬起身,前倾身子,一手扶在黄飞红肩膀上,故意凑近了身子,两人的脸颊不过方寸之隔,他可以嗅到黄飞红身上淡淡的香气,让人如何形容呢,那种感觉就如同简约、纯净质朴的草香

雨化田却仍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冷淡的开口道“改。”,而黄飞红却如蒙大祸一般,下意识的侧过头,这距离间隔也太小了,他觉得他的鼻尖都要蹭到雨化田的脸了,他赶忙溜躲开。

见他像是见了鬼似的赶忙躲开,他侧开头,盯着他,他换了个悠然又略带温煦的语调问他“你怕什么。”

“没。”黄飞红支吾的虚应了一声,他被雨化田突然温和的语调吓的有点泛蒙,他不自觉的那手背蹭了蹭脸颊,方才雨化田凑的过近,喷洒出的气息正喷在他脸上,倒不是觉得恶心,只是湿湿黏黏的总觉得有些发毛。

雨化田却一挑眉头,眼眸间有着明显的不悦,显然对于他的动作有很大的不满。

“有点痒。”黄飞红讪讪的笑了一声,说了一个极其蹩脚的理由。

雨化田怎么会吃他这套,但也明显的不愿意计较,他只是眉头一落又盯了他几秒,才撤回身子,重新倚靠上了沙发,黄飞红转过头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如蒙大赦,却没过几秒,对方又状似无意的来了一句。

“晚上一起睡,你可别吓的滚下床。”

黄飞红动作一窒,双手就停在键盘上,没敢回头“没客房吗?”

“没有。”雨化田低头翻阅着书籍,发出清脆响动,仿佛对书的兴味很大,对于他和他晚上要同床睡觉的事情表示不以为然。

“我能睡沙发吗……”黄飞红仍不死心,他缓缓侧过身,看着雨化田现在的样子一颗心仿佛被扔进了无底洞。

“晚上客厅没暖气。”雨化田一抬眼,黄飞红原以为他要看向自己,一双眼睛满含期待,却没成想他居然只是看着书角顶端,手指沿着轮廓缓慢的掀了一页,冷淡的回了一句,简直是最佳的讽刺。

“那我盖厚点的被子……”黄飞红真的觉得有些穷途末路了,话一旦说绝了,肯定让雨化田心生不满,还不知道以后要怎么整他。

雨化田放下了书,侧身端起了水杯,说了一句“只有毯子。”杯口几乎凑到唇边时,他又突然挪开,补了一句“如果你愿意叫它被子的话。”雨化田贴着杯沿含了几口,眼睛却从开始一直都在直勾勾的盯着黄飞红,仿佛在欣赏他窘迫的样子。

这,黄飞红总觉得雨化田在整他,但是他觉得他完全没有理由去整他,也犯不着整他,再者,他替他打扫、收拾、伺候他……但是保不齐会恩将仇报。

“你是在告诉我,你讨厌我吗?黄飞红。”雨化田只抿了几口又放下了杯子,手掌心托着杯底摩挲着,突然眉头一皱,微微蹙压下来,低声的带着审度的口气质问道。

“……没。”话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了,他再想那些花花肠子就是自己作死了,况且那种口气连他都不禁打了一个寒噤,他瑟缩了一下,忙喃喃似的回了一声,赶快转身继续工作。


 
评论(3)
热度(7)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