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圣诞X丹尼 阴阳/丹尼

歉意、失落有时候会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有些人总沉迷在那个阴影中,而有些人会因此而努力的寻求,为此执着,努力做到最好的去补偿那份空缺,让自己对那些重要的人有意义。

丹尼无法忘记那天阴阳肩膀上流淌下来的血液,他愣在那里,脑中的空白持续了很久,紧张感让那段时间变得漫长,他可以听到血水流过指缝,顺着指尖滴落在木质的地板上‘咚’,他无法集中精力,瞳孔涣散神光离合。

当他回神时,他慌忙的冲向橱柜翻找出那一捆一捆的绷带,他快速的扯开,网纱被过大的力气而撕裂,他听到了阴阳低沉而忍耐的声音“丹尼,放轻松,这并不严重。”

丹尼听见了他的声音,他循声望去,盯着阴阳的双眼,沉静稳重,让他稍稍安定,他却突然一时间听不懂那些词语,但是阴阳的眼神留不住他,他忍不住去看阴阳的伤口,那些流淌出的血液让他失神,他迷蒙着含混的嘟囔着“yes,yes,yes.”

他只能看到那些血,血代表伤口,代表疼痛,他不想让他重视的人疼痛,他想堵住那些流血的地方,让它缓和,他轻轻的扯开绷带,紧张感让他忍不住用力的咽下了口水,他用绷带贴上他的伤口,他听到了阴阳因为疼痛而倒抽冷气发出嘶的一声,他触电般的收回手,抬眼去看向阴阳的脸,试图去看出自己是否让他更加痛苦,而阴阳的脸上布满了一层虚冷的寒,深情却十分冷静,似乎疼痛不过一闪而逝,他的双瞳沉静无波他轻声了说了一句。

“继续。”

丹尼并没有过多的自信,但是面对只有他们二人的境地,他必须、不得不去做,他这次放轻了力度,却按不住绷带,他松散开,一切又成了徒劳。

终于,Smilee与圣诞闻讯赶来,他们莽撞的推开了门。

“阳!”Smilee急切的走过去,他想去查看伤势,但是阴阳却错开了身,制止了他。

“Smilee,它并不严重,圣诞,先丹尼休息一下。”阴阳的语气尽量放低,让他听起来温煦。

丹尼在Smilee冲上前时,就那么自然的退后,仅仅是两步的距离让他退到了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阴影压盖在了他身上,他的双眼变得黯淡,这让圣诞有些难受,他按着丹尼的肩膀,低下了身子与他平视“不要担心,有Smilee在,他的伤不会有事。”

丹尼木讷的点头,却还是忍不住看了阴阳一眼,又不敢再去看。

当阴阳的伤口处置妥当之后,圣诞不得不去处理事务,当他回来时,他看到了坐在了木椅上,拿着绷带不停的缠绕着自己左手的丹尼,绷带包裹的松散不成形,看起来滑稽又丑陋。

圣诞吁了一口气,让自己看起来尽量平缓一些,他走过去,丹尼听到了脚步声迅速的抬头,他看着圣诞,抿着唇,想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他眼神变得有些凄哀。

圣诞微微的勾着唇角,看起来轻松自然,这让丹尼多少会因为他的表情而缓和下来,他拉过一个凳子,而丹尼惘然的看着他,圣诞伸出手拉过丹尼的左手,给他结下绷带。

丹尼看着他的手,复又抬眼看着他,他声音很低像犯错了孩童,他说“我不能。”

“不。”圣诞皱着眉头凝重的说了声不,他一顿,舒展开了眉头,语调转为了轻快,接了下去。“你只是不会,听着,没有人一开始就会,他需要学习。”圣诞将缠在丹尼左手臂上的绷带解开,他抬起头郑重的迎上了丹尼的目光“丹尼,你愿意学习吗?”

“yes!”丹尼的目光又亮了起来,他开心的笑着,像圣诞节里得到了心仪礼物的孩子。

圣诞拿起了桌上的油彩笔,在手上画了一个X,他抬起手反手让丹尼看到那个X,他指了指那个字母“看着,把他当做一个一个伤口,他在流血,但是不要因此着急紧张。”

丹尼木讷的点了点头,他拿起桌上的绷带,轻轻的扯开那一端,圣诞的手指来回的摸着虎口“我的手受伤了,但是并不是全部,你找到挨近伤口却没有伤的地方,这是你的起点。”

“OK。”丹尼轻声回应,他将注意力集中,小心翼翼的将绷带覆在虎口上,他停顿下来,抬眼看向圣诞“这样对吗。”

圣诞侧过头去看,他点了点头“很好,你可以继续。”丹尼低下头,将精力都专注在他的手上,他轻轻的将绷带盖在了X上,圣诞小小的提点着“你不需要太大的力气,让绷带稍有紧绷。”

丹尼轻轻点头,仿佛在担心自己点头的力气也会分在了手上,他一圈一圈的缠绕着他的手,谨慎的、小心的,最后系上了结。

圣诞抬起手,细致的端详着他手上扎的绷带,他抬了抬眉角,鼻音轻轻哼了一声“很棒,你学的很快,让我忍不住都想受伤了。”圣诞忍不住调笑了一声。

丹尼原本愉悦的表情,瞬间凝冷下来,他蹙着眉头“我不希望你受伤。”

圣诞仿佛抓住了关键一般睁大了眼,他随声应到“对,就因为如此,我会为你不受到伤害。”他低了低嗓音,十分温柔,他握住了丹尼的手,在掌心又握了握“你不必为此而难过。”

“但是……”

“Shh...有些事情并不在于你会什么,而是在于你的心,你可以因为这颗心去学习你保护别人的一切能力,我们都是如此。”圣诞轻声打断,缠上绷带的手覆在了丹尼的胸口,他覆上他,感受到温度,他盯着丹尼的眼睛“相信我,然后,答应我,我会和你在一起。”

“嗯。”丹尼背靠着光,阳光描绘着他的轮廓,他抬起脸,圣诞的手抚上他的脸,丹尼轻轻的轻轻的蹭动着着他的掌心,透过绷带,圣诞能感受到温度,而并不意外的,丹尼微微的笑了像是和煦的春风。

丹尼的是手覆上了圣诞的手,祈求般的低声说“能让它在多留一会吗?”

“My pleasure.”

“我想去见见阳。”

————————————————————————————

阴阳已经睡了几个小时,无所事事让他有些无聊,他以保证再保证打发走了Smilee,门被轻轻的推开,阴阳抬头去看,他看到丹尼在门缝间怯怯的偷看,当他发现自己醒着时,他推开了门,有些不自然的怯生生的问“你还好吗?哥哥。”

“当然,过来。”阴阳拍了拍床铺的,唤丹尼过来,随着门被打开,阴阳看到了丹尼身后站在门外的圣诞,他明显没有进屋的意思,他撑着门框,对上了阴阳的目光,撇了撇嘴“别那么看我,现在可是亲情时间。”

“发生了什么,需要我知道吗?”阴阳看了一眼圣诞手上的绷带,他眉梢微扬。

“wow,可别妒忌,我总有点专属特权。”圣诞身体向后一仰,举手投降,“下午我来接他。”圣诞抬了抬眉,佯装一副无辜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关上房门,犹豫了半响他末了又反悔,换言道“或许一两个小时”

丹尼双手撑着床面看着轻轻阖上门的圣诞,他转过头,盯着阴阳肩膀上的绷带有些难过“它痛么?”

“不乱动就不会痛,丹尼,上来,陪我睡一会。”阴阳合上书,搁在了一旁。

“但是...”丹尼有些犹豫,他忍不住时不时的去偷瞄那个伤口,害怕那个伤口会裂开。

“不必担心,它并不严重。”阴阳伸出手抚了抚丹尼的脑袋。

丹尼盯着阴阳的眼睛,真切,他不会骗他,丹尼有些欢快的蹬开了鞋子,他现在迫切的想和阴阳呆在一起,贴近他,知道他是安全的,他快速而谨慎的爬上床,从阴阳的身上翻爬过去,躺在阴阳身旁,他枕着他的身侧,贴着耳朵去聆听心跳声,因为相隔有点远,声音似乎微弱,却让他安心。

屋内霎时间寂静下来,微弱的声响都开始有了存在感,阴阳仿佛可以听到丹尼的眼睫在眨眼间蹭动着锦被发出细微的声响,他可以感受到对方的不安,这仿佛他们众兄弟之间的通性,如同飘曳的粉蝶,震动羽翼时掉落的鳞粉,就这么随着风传递给对方,阴阳抬起手抚摸他的脑袋,轻声而温柔的说

“我没事,我会答应你,不会受伤。丹尼,我们是兄弟,这才是最重要的。”

丹尼应声微微的点头。


过了一两个小时,等圣诞回来时,两兄弟已经熟睡,阴阳更是难得的安稳。

“也许我该说三个小时。”圣诞挑了挑眉头,转身离开了房门。

评论(4)
热度(8)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