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圣诞X丹尼 澄澈之空 连载

圣诞是一位小说家,而需要一份资料,活生生的资料,他需要知道一个心智不足的人日常是如何的。

他来到了医院,拜访了院长,因为是多年的好友,院长起初是犹豫的,但是在他多番保证下,院长最终妥协,让他带走一个病患。

他可以观察他一个星期,如果有任何异常他都必须将他送回来。

为保安全起见,院长已经选好了一个最合适的人,他说他是医院中最乖巧的一个病人,他心智不足十岁,但是却完全没有十岁小男孩的劣性。

圣诞在院长的身侧模糊的听着,他无法集中精力,因为医院里的病人实在……实在有些诡异,有的大声哭号,有点放纵般的大笑,这让他有些头疼,有些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但是书面资料实在太少,社会上关心他们的人实在寥寥无几,几乎没有人回去专门参访报道。

希望那个‘小家伙’能真如院长所说的那样乖巧,或者,仅仅不要太过聒噪就好。

当他进入医院里的小图书室时,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小家伙,而他真的是个小家伙,他是个东方人,又或许有着一部分东方的血统,个头看起来小小的,坐在椅子上趴在桌上看着图纸,皱着眉头,看起来十分困惑。

院长微微的笑着,面容慈祥的走过去,摸了摸他看起来毛茸茸的脑袋,而他起初是呆愣愣的眨了眨眼,抬头看到了院长,他忍不住咧开一抹笑容,看起来纯真无邪,他抓着院长的袖子问“SAM,这是什么?”

“这也是钢琴,他非常巨大,而且我们可以用它弹奏出更多美妙的音乐。”SAM凑近了些,他看着图片低声温柔的说。

他低下头又去看向了图片,珍宝似的把手抚绘着图片的轮廓,他有些出神又渴望的轻声问“那我可以弹奏么?”

“当然。”SAM拍了拍他的头,突然直起身子,拍了拍他的背,指着圣诞用平缓并不突兀的嗓音介绍他“丹尼,他是圣诞。”

丹尼缓缓的抬起头,见到陌生人,他的眼睛瞬间显露出了惶恐无助,他挪动到了SAM身旁,贴近他,双手抓住了他白色而有点宽大的袖子,抓住那小小的衣角遮在自己脸上,当然这根本毫无用处,他侧过脑袋,掩藏在他衣袖后面,而后又时不时露出脑袋用眼角偷瞄,当他发现圣诞仍然在盯看他时,丹尼躲的更深,愈贴近SAM。

圣诞一直被晾晒在一旁,他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妥之处,这是应当的,而且他很享受看这种画面,那个名叫丹尼的小家伙,让他挪不开视线,圣诞不喜欢孩子,一丁点也不喜欢,但是这个小家伙似乎让他有所改观,他仿佛散发着神秘又甜美的气息。

SAM俯下身子,拉过一个小凳子坐到了丹尼的身旁,丹尼失去了能够遮挡他的袖子,他慌忙间就要冲进SAM的怀里,他把脸埋在SAM的怀里,又觉得不安全,他移动着脑袋移到了SAM的腋下,SAM只好抬起手,抚着他的背脊,安抚他“丹尼,他不会伤害你。”

圣诞心里泛起一层失落,丹尼是他最佳的人选,从他进门第一眼看到他时,他就明白,或许是小说家的通病,他很想了解他,读懂他。但是如果他不会跟他走怎么办,他根本无计可施。

丹尼趴在SAM的身上一动不动,听着SAM的话,隔了半响他才下定决心,稍稍动了动他的脑袋,露出半张脸用眼角去偷偷觑他,圣诞勾了勾嘴角,丹尼反射性的又躲了回去,隔了一会消化掉那抹笑容,判断他并没有恶意,他才又转回头,盯着圣诞,小心翼翼的轻轻的点了点头说“你好。”

那声音软绵绵的,像是白色软绵而蓬松的棉花糖,圣诞咽下口水,让自己的嗓音尽量没有往日那样浑厚或含混不清,他放轻用低而不沉的声音柔声说“嗨,你好。”

丹尼有些词穷,他的言语量很少,他还没有学会如何同陌生人交谈,他学过,但收效甚微,他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些什么,他抿了抿唇,微微的仰起头,抬眼看着SAM,轻轻的拉拽着SAM白色的大褂向他求救,他不想让对方觉得他无礼,但是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同他怎么谈。

“没关系的,丹尼。”SAM低低的说着,他低下头有些严谨又温柔的盯着丹尼“记住我说的,心才是最重要的,现在,你可以介绍你叫什么?你叫什么呢?”SAM用缓慢的不易察觉的速度轻轻拉开他与丹尼的距离,慢慢的引导他。

丹尼垂下眼睫,复而睁大双眼,他一字一顿的如初学讲话的孩子,每一个词尾都非常用力的说“我的名字是丹尼。”

SAM微微的笑着,缓缓的摇头“不,你该同不认识你的人说。”

丹尼似懂非懂的轻轻点头,他转过头,手却还一直抓着SAM的衣服不放,重复着方才的样子,又放缓了速度复述一遍“我的名字是丹尼。”

“丹尼?”圣诞是一个天生的优秀观察者,他能在细节中探究出一个人需要什么,要以什么来引导,他需要给丹尼一个开口的话题,所以他佯装理解缓慢而有些略微苦恼的样子皱着眉头,反问他。

“yes!我的名字叫丹尼!”丹尼喜欢同别人分享他所知道的事情,不是出于了解后的虚荣,他只是想要同他分享,单纯的,纯粹的,他兴奋的又复述一遍。

“丹尼!我的名字叫圣诞。”圣诞乘胜追击,他快速的的坐在丹尼的对面,在他没有设防的时候,快速的接上了话题,让他继续下去。

“圣……诞?”因为圣诞对此也产生了些兴奋因素,他的语速快了些,口音让他的话变得有些含混,丹尼拧着眉头去思考、消化它,他一点一点的复述那个词语,生怕有什么错误。

“对!圣诞!”圣诞赶忙拿过一张空白的画纸,用旁边的画笔快速的拼写出他的姓名,他翻转过纸张让丹尼去看。

这个动作成功让丹尼的手松开了SAM的衣服,他慢慢的凑近过去,认真仔细的看着每一个字母,去记住它,丹尼在口中又喃喃的复述了一遍,他拿过笔拼写自己的名字,尽管有些费力,字也有些歪歪扭扭的感觉,但是他可以看得出丹尼的认真。

圣诞看着拼写出的名字“丹尼,你拼的很好。”仿佛是多年惯性似的,圣诞他伸出手摸了摸丹尼的脑袋,在蹭动中圣诞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他一怔,却在看丹尼笑的纯真自豪时,又不禁放轻了力度去抚摸他的脑袋。

SAM露出欣慰的笑容,对于圣诞他很信任,但是他总隐隐会有些担心,但是现在他完全不必担心了,这是个好事,可以令丹尼重新找回信心,SAM向前倾身,在丹尼的身旁,他一边指着圣诞,一边还用眼神去示意他去注意圣诞“听着,丹尼,你这个星期要去圣诞家里住。”

丹尼对于这个事情显出害怕与担忧,他有些伤心而急切的问“为什么,你不要我了吗?”

这句话让圣诞都为之一震,罪恶感让他有些不忍,但是他又想多亲近亲近他,他希望他能来,这一时间他仿佛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他甚至有些希望丹尼的这句话是同他说的。

SAM却很镇定,用一如往常的笑容、语调去安抚他的情绪“不,我不会不要你,只是暂时的去圣诞的家里,你要帮助他,你愿意帮助他吗?”

“我愿意!”丹尼点头如捣蒜,他迫切的、由衷的希望能帮助他人,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他瘪着嘴,有些犹豫又可怜兮兮的问“你保证吗?”

“我保证。”

‘我保证。’圣诞的内心在霎时间做出了一个原本不属于他疑问的答案。

————————————————————————————

丹尼换好了出门的衣服,一件略微宽大的带着兜帽的黑色大衣,SAM替他系上扣子,向他轻轻的嘱咐他,让他听话,听圣诞的话,不要乱跑,在允许的情况下,他要紧紧的跟着圣诞,不然他会给圣诞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丹尼细细的聆听,他时刻盯着SAM的眼睛,郑重的点头向他保证,他会乖乖的,听他的话。圣诞站在他对面,他忍不住将视线胶漆在丹尼身上,看着他黑如纯净的眼睛,在阳光下发出水涟的光,真的美极了。

他们出了门,走过羊肠小道,而丹尼只是跟在他身后,他会因为他的步履而放缓、停驻,圣诞不禁有些怨恨,为什么SAM要有这样的约定,只是跟随,失落感让他有些烦闷。

而随着道路的宽阔,路上的行人渐渐增多,偶尔丹尼会因为片刻的失神与别人擦肩而过,在两肩想撞时,他会像弹力球似的反射性躲开,后来人渐渐增多丹尼开始隐隐有些不安,他会缩起身体,低下头埋头跟着,但是又时而需要抬头,确认自己是否跟好。

圣诞不止一次想要停下牵起对方的手,但是两个大男人确实有点奇怪,而且每当他下定决心停驻脚步等丹尼过来,丹尼都会随着也停下脚步,偶尔没有注意撞在他背后,他会快速的退后,圣诞想回头同他说话,他却会像受惊的小动物般缩起脑袋,他的表情里有些害怕、不安,觉得他会训斥他。

圣诞只好作罢,抬起脚继续走,人越来越多,丹尼是不是的会被人撞到,他快速躲开,又撞到其他人,他慌忙间抬头发现自己与圣诞的距离有些远,他迅速的赶上,下意识的,抓住了圣诞的衣袖,圣诞一怔,丹尼会错了意,他松开手,圣诞却赶快握住了他的手。

两只手就这么交握在了一起。

丹尼一顿,他看了看被抓住的手,他的手被紧紧的包在圣诞的手里,他不敢贸贸然抽离,只是抬起头看向圣诞,去在他脸上搜寻他的表情,得知他现在是不是讨厌还是别的什么。

而圣诞只是又加紧了力度,但是却不痛,圣诞的脑海里已经设计了一套的说辞,抓紧我,没有关系你可以握着我的手,或者这里人太多,你抓着我,但是当他们四目相对时,他只能说出三个字“跟着我。”他的声音低沉而诚恳,带着温腻,不同与SAM的语调,口吻。

丹尼点点头,攥了攥手,回应他,他大大咧咧的笑着,仿佛得到了奖赏似的,他紧紧的跟着圣诞,在人流匆匆时,他会下意识的凑近他,另一只手环抱着圣诞的手臂,贴近他,仿佛这是他最安全的地方。

圣诞只感觉到一阵安宁,他突然想起了以前,他的前女友因为他的工作而发狂,尖叫、辱骂,他的脑袋都因此感觉钝痛,他曾经还为此失落,觉得那个女人是他的全部,她值得他去安慰,但是她的出轨让他的一切幻想全部破灭,也许这个才是他想要的,被依附、依靠,他是他的全部。

这种感觉,说不出的好。

圣诞不禁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这简直有些荒谬,他不是GAY,而且对方心智也不过十岁。

果然是文人,伤春悲秋,圣诞将一切都归咎与职业。

————————————————————————————

到了家,圣诞只好悻悻然松开手,进了门脱下他的外套,然后回头去照顾丹尼,但是他却看到了丹尼站在原地,在玄关处原地打转,局促不安的瞧着,他看着圣诞回身,他慌忙的去盯着他的双眼,近乎祈求的问他“我可以进去吗?”

圣诞抿嘴一笑,他走进过去,给他解开外套的扣子,盯着他认真的说“当然,他现在是你的家。”

丹尼惘惘的点了点头“对,SAM说,这是丹尼暂时的家。”

听到暂时这个词语,圣诞突然感觉到内心一阵刺痛,但是他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不再言语,继续给他解开外套的衣扣。

为什么他会刺痛呢?这个疑问圣诞未曾注意,反而顺势把他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圣诞给他换上了拖鞋,带他去了客厅,让他坐在沙发上休息,给他开启了电视,丹尼听话的坐下,但是他有些拘谨,缩着身体,像是保护,又像是不想让人注意到他一样。

圣诞有些担心,但是理智告诉他,他需要让他自己一个人去慢慢适应这个地方,圣诞放下了水杯,退到一旁,在一旁的高桌上继续他的工作。

但是原本顺利的工作进度突然变得艰难起来,他无法集中精力,他的心总是有所牵挂,他时不时的望向沙发,看着丹尼,而对方正转动着自己的小脑的,茫然四顾,屋里的一切仿佛都是新奇的,而后电视的节目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开始放松起来身体也不再像小动物般缩蜷着,他失神的看着电视里的动画。

医院里其实是有电视机的,但是那个是很奢侈的东西,几乎需要很多人一起看,而其他的人总是在大声的吼叫或笑或闹,或是旁的什么,让丹尼的神经一度紧绷,于是SAM给他找了一个非常好的地方,一间小小的图书室,基本没有人会去那里,那里的图书是老旧的,甚至被撕坏的,没有新奇有趣的地方。

但是丹尼却如获至宝,他把每一件东西都当成了他的宝贝,他会去小心翼翼的去掀开他,时刻注意他不会因为自己而折角,当看到撕裂的痕迹,他会用之间抚过裂痕,神情哀伤又温柔,他将他们尽可能的拼凑在一起,尝试去修复,他会专注的看着SAM修复时的一举一动,去学习,即便有的已经不再完整,丹尼也会轻手轻脚的将它收起来。

丹尼第一次能够自己一个人享受安宁的时候,寂静让他有极大的安全感,但是下午的阳光与温度让他有些犯懒,他有些撑不住,却不舍得离开电视画面,疲累感让他眼皮忍不住上下打架,他渐渐的开始无意识的向一侧躺下,枕着他的手臂,侧躺在沙发上,眼睛还停留在画面上。

圣诞在注意到时,他从工作中抽身,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半蹲在他的身侧,而丹尼完全没有注意,他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了,一双眼睛空洞离合,双瞳映射着电视上的画面,涟着一层水光,渐渐的他阖上了双眼,圣诞可以听到他因为睡眠而呼吸绵长,发出细微的咻咻声,窗扉透出的暮光映射在他身上,照在他的脸上,产生一层金色的浮光,虚晃的有些不真实,圣诞都可以看到他细长浓密的睫毛在轻轻的颤抖,他眉骨上的疤痕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他有些想象不出如此柔软乖巧的孩子曾经遭受过什么,才回变成这样。

圣诞将丹尼的双腿放在沙发上,让他尽量躺的舒服些,而当他搁放上时,仿佛长久的习惯,丹尼快速的缩蜷起他的双腿,这是不安的姿势。

圣诞发出一声细微的叹息,给他盖上了毯子。

——————————————————————————

第二天。

丹尼似乎花了很长时间去在第二天刚醒来时,想起自己身在何处,圣诞进来时他轻轻的敲了敲门,却没有回应,被子像是被无形的支架撑起来,鼓盖着丹尼,他应该是醒过了,或许在害怕,或许又进入了梦想,但是无论哪一种,圣诞都必须去看一下,他轻轻推开门,抬起脚轻声走进。

丹尼正环抱着一个枕头,全身都贴在枕头上,微微的攒着眉头,仿佛在想着什么出神,圣诞将自己动作放至最缓,他轻轻的坐在床上,俯下身,他抚着丹尼的肩膀“怎么了?你在害怕吗?”

丹尼木讷的点点头,收紧了环抱着枕头的双臂。

“为什么?这里很可怕么?”

丹尼快速的摇头,他扁着嘴抿成了一条线“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他的声音小小的,软软的,像是软绵的云,有些轻,却因为顾虑而有些浮动。

“不,你没有给我添麻烦,你饿吗?丹尼。”

丹尼扭过头看着圣诞的眼睛,似乎想要瞧出他的话语是否有真实性,他听到疑问,垂下眸子略想了想,复而摇了摇头,而后他又想起了SAM的话,不要只试图用动作去回答对方,某些人会认为这很不礼貌,丹尼随之又补充道“我不饿。”

圣诞忍不住嗤笑出声,他垂着嘴角,佯装一副可怜的样子“但是我饿了,而且我需要人陪,你可以吗,丹尼。”丹尼还有些懵懂不知,对于清晨饥饿的感觉或许没有那么深,又或许单纯不想添麻烦,显然圣诞都不想冒险。

“我可以!”对于能够帮上忙,丹尼显得十分兴奋,他连连点头,快速的坐起身,当然慌忙间他还是没有放下手里的枕头,他把他抱在怀里,好像还不够似的,他又点了点头。

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丹尼乖巧但略带拘谨的坐在他身旁,圣诞觉得即便是十岁,丹尼也太过好唬,无论是让他尝尝味道还是用什么蹩脚的理由,他都会相信他,并且认真的替他试吃。

而丹尼似乎并不会熟练使用任何餐具,他攥着勺子的样子活像是端着个大铁块似的,抖个不停,他只能低下头快速的含住勺子,吞下食物。

不得不说,这样虽然看起来有点窘迫,但是却还是有些可爱。

一顿有趣的早餐后,圣诞开始他的工作,他需要询问问题,去从问题中摸索,了解他。

“丹尼,你想要什么呢?”

圣诞坐在丹尼的面前,轻声问,丹尼抱着抱枕显得要比之前要自然了些,抱枕也给了他安全感,他的下巴低着抱枕,瘪着嘴认真的思考,情不自禁的长嗯着,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显得十分开心“我想要钢琴,就像今天早上的图上的,黑色的,三只脚,亮亮的看起来很漂亮。”一边说着,丹尼张开了双臂在圣诞的面前比划着。

圣诞有些诧异,虽然之前也注意到了一开始他盯看着的图片,但是他没有想到他会要这个,或许是一时兴起,但是丹尼的申请十分认真,他蹙着眉头追问“为什么?”

丹尼又重新抱回了他的抱枕,唔了一声,他拧皱着眉头,有些困惑“我不知道,我见过它,我的小时候,我曾弹过。”

“你弹过?!”圣诞有些愕然,然而一丝想法在他脑海里闪过,他想看看他弹钢琴是什么样,即便可能并不好听,但是他很想知道他弹钢琴是什么样子,会不会专注?那又是什么表情。

“我会!不过,我只敢保证弹四四方方的钢琴,因为维多利亚教过我。”丹尼有些迟疑的说着,然而在他能够保证的前提下,他又笑的美滋滋的,似乎有些小得意。

“我有个想法。”圣诞微微的点着头,仿佛在认同他的想法,他的双眼闪过一丝光亮,而后他微微的敲起嘴角,笑的意味深长。

——————————————————————————————

“为什么你不去赶你的稿子,反而要来我家拆我的钢琴。”圣诞的同事外号弥撒在门口挡住了想要闯进来的圣诞,他撇了撇嘴看起来不太高兴。

“如果你想让我按时交稿,就让进去碰碰那架该死的钢琴,反正你根本不会弹!”圣诞狠厉的瞪着弥撒,沉声威胁。

“我在学习,而且……”

弥撒还未说完,他就看到了圣诞的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小小的脑袋,他躲在了圣诞身后,歪侧着脑袋冒出眼睛,眨巴了眨巴,又在自己发现后,快速的躲了回去。

“呃……这是谁?”弥撒指了指,有些难以置信的问,嗓音都有些颤巍巍的,他真的难以想象有人会如此贴近这个暴脾气的圣诞老人。

“和你没有关系,现在,让开,或许丹尼还能指点你如何弹钢琴,而不是谈钢琴。”

弥撒眼睛一亮,赶快让开,他盯着圣诞身后的高人,忽然有些迟疑,圣诞身后叫做丹尼的小家伙看起来十分羞涩,他的双眼看上去软绵绵的,让人感觉柔软的像天鹅绒的枕头,纯真的像个孩子。

但是弥撒绝不敢说出来,他只好看着那个小家伙走近自己的钢琴,令人欣慰的是他十分小心翼翼的对待自己钢琴,指尖轻柔的抚过琴键,而后他一个一个的渐次的按下每一个琴键。

弥撒忍不住瘪瘪嘴,圣诞快速的横过一个眼刀,他赶忙捂住他的嘴。

而丹尼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他只是盯着钢琴,仔细的聆听每一个按键的声音,捕捉他的旋律,而这时候的他稚嫩与青涩好像被扫开,他变得专注,他的双眼不再参杂任何神色,他微微侧过脸,细柔的阳光洒在他全身,脸上浮上一层柔和的光,远远看去,有些虚浮,让人感觉是那么不真实,看上去仿佛一位圣子。

当最后一个按键被按响时,丹尼自然如同形容流水一般正了身,双手浮按在琴键上,他微微的深吸了一口气,按下琴键,快速急促清脆的声响如同破云之光,直透过浓重乌黑的云,光柱般直射入地面,而续接相连的琴音,缓慢而不失节奏,又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加快,其他的光束也接连冲破了浓云,直到琴音舒爽轻快,天空一片澄澈。

弥撒张大了嘴巴,而后又沉浸在了琴音中无法自拔,而圣诞却一直专注的看这弹琴的丹尼,他的双眼空洞无神,仿佛随着琴音远去,看上去仿佛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圣诞突然感觉到有些患得患失。

这种安静祥和的画面,真的前所未有的好。

当音乐停止,弥撒忍不住拍手叫好,这让圣诞一瞬间回过神来,而弥撒早已站在了丹尼的身旁,伸出手“兄弟,你弹的真棒。”

丹尼下意识的躲开,圣诞走过去,扶上他的双肩,俯下身在他身旁轻声耳语“他没有恶意。”

这简直要比彗星撞地球还要难得!圣诞这个牛脾气居然会有轻声细语的时候!特别对方还是个男人!弥撒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但是却在丹尼的转头四目交接时,消除了疑虑,他仿佛对上了软绵绵的光,而他缓缓的伸出手,同他握手,并小孩子般的做出自我介绍“我叫丹尼。”

“哇哦,兄弟,他真是个奇迹。”

“我知道。”

只有丹尼歪过脑袋,迷惑的看着他们“什么叫奇迹?”


评论
热度(7)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