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丹尼在圣诞夜送了一只黑色的小猫,当看着丹尼诚挚的双眼,以及捧在手里的小奶猫,古华辛嘴角隐隐抽了下,当丹尼到他面前时,古华辛只好敛了敛神,扬起唇角,小心翼翼的接过。

这真是个最糟糕的礼物,当他坐到一旁,并不想引人注意时,偏偏他腿上的小家伙却注定成为了今晚的焦点,他的众兄弟围着他,兴致满满看着他拿着丹尼准备的奶瓶准备喂那个小家伙。

阴阳感受到古华辛眼底的那点窘迫,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古华辛侧过头,虽然阴阳的眼里充满鼓励,但是眼里隐含的那种瞧好戏的笑意怎么也掩盖不住,古华辛拧了拧眉。

“嗨,这不是难事。”巴尼的声音充满调侃,他倚着旁边的橱柜,挑了挑的眉头。

古华辛横了他一个眼刀,巴尼耸了耸肩,表示并不在意,毕竟现在倒霉的可不是他,手里奶瓶的温度还有些温热,古华辛滴了一滴在他手腕上,温温的,他将奶瓶凑过去,那只小猫却着迷似的将小脑袋凑近了他试验奶温的手,它伸出小巧的舌头舔了舔他的指尖,像是柔软的羽毛轻柔的蹭动了皮肤,还附带着一点湿黏的触感,古华辛触电般的躲开,在众目睽睽下,古华辛只感觉到一阵羞窘,他清了清嗓子,掩了掩尴尬感。

那只小猫仿佛不放过他的手似的,对面前的奶瓶熟视无睹,它有些勉强的撑起了身子有些颤巍巍的寻着蹭动挪移,嘴里含着软糯的喵呜声,有股子倔强的味道,古华辛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啧声,眼睛里水光微微一颤,似有不忍的神色,他又探出手,轻轻的虚拢着指,又松了松,用指背轻轻推了推它的身子,他力气用的极小,小猫儿只挪动了几步,偶尔还有余力去蹭动他的指背,细软的绒毛主动凑过来,酥痒撩人,古华辛想撤开手,但对方还穷追不舍的倚上了他的手,古华辛只好换个法子,抚上了它的背,双指蹭动着他脑袋上柔毛,轻快柔缓的一直顺到了它的背部。

小猫发出细微的咕哝声,眯着眼十分享受,终于开了金口,含上了奶瓶吮吸,古华辛想要悄无声息的撤回手,稍有偏移开一分,它都会迅速的张开眼睛,盯着古华辛的脸,可怜兮兮的。

古华辛的双眼从那一点疏离感,变成了无奈。

“古,要给他起个名字吗?”

古华辛抬起头看了一眼丹尼,有点愕然,而后他错开了视线,看向一旁沉吟片刻,他并不太会起名,又怕起的太简易普通,显得有些敷衍,他翕动着嘴唇“弥……撒,弥撒吧。”他沉在思虑里,低声喃述了遍,定了名字,他抿唇一笑又轻声复述了遍。

——————————————————————————————

弥撒被送到了附近了宠物医院治疗,今天是可以接走的日子,古华辛推开门,门外正淅淅沥沥的下着雨,他不悦的皱了皱眉,他旋身回了屋,拿了把伞。

今天宠物医院的人也不算少,推开门时屋内灌进了冷风,很多人都忍不住转过头不悦的看了一眼门口,但是在看到那一抹黑色,以及那双冷冽的眸子时,都吓的噤了声。

古华辛并没有多在意,眼睛从未在谁的身上流连过,有种目中无人的味道,但是别人对此却觉得毫无违和,那种与生俱来的傲慢,让一切都顺理成章,古华辛理了理袖口,将黑色的伞搭放在了放伞处,径直走进了柜台,而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或是错开身不敢直视。

“我来接弥撒。”

古华辛的声音很清冷,柜台的服务员打了个寒噤,点头不跌去了里面拎出了关着弥撒的笼子“它一直看起来蔫蔫的,但是病已经好了。”

“让我看看。”古华辛一直垂着眼盯着笼子,闻言,他抬眼看了一眼护士,语调一贯无纹无波。

护士打开了笼子,黑色猫儿显然比以往大了很多,它抖了抖耳朵,一双猫眼慵懒散漫,仿佛没有什么气力,它抬起头四周巡视了一番在看到那身熟悉的黑衣时,它突然来了精神似的,焰金色的双瞳变得锐利起来,撑起了身子。

护士有些讶然“我去给你拿过笼子。”

“不需要。”古华辛冷声打断,手放上了台案,弥撒轻盈的迈出了笼子,姿态优雅的踏上了古华辛的手腕上,古华辛的手臂稍细,但有着紧实的肌肉,手腕也十分纤细,但是掐死一个人,根本就像是折断芦苇一般简单,细瘦的长袖贴在身上,仿佛潜伏在草木丛中的野兽,而弥撒却闲庭信步似的顺着爬上了他的肩膀。

弥撒用脑袋蹭动着古华辛的脸颊,喉间发出咕噜声,古华辛弓起手指蹭动了下它的下巴,古华辛嘴角噙着一抹柔淡的笑,像是冲泡开的茶花,一点点的舒展开,配着这张脸突然有种妖异的美感,小护士看的有些痴了,忽然的,他眼波一转拿眼尾扫了一眼她,涟出的光闪溢出危险,吓的她赶忙低下头。

古华辛敛了笑意,转身离开了医院。

小护士至今还难忘那抹背影,一把黑色长伞在他手中翻转,冷风翻起他的衣摆,那只猫在冷风中没有瑟缩。

 
评论
热度(2)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