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生化 Wl

假期 vacation


对于里昂来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完完全全的看不到威斯克那张该死的的脸,可惜作为一位秘书的“责任”就是在工作日每当他推开公司门首先要做的就是先要去见威斯克。


好在里昂还有着年假,于是里昂过上了掰着手指头算着距离年假的日子……


可惜当里昂度假推开旅馆的门的时候……


“God damn it!你他妈的为什么会在这里。”


“请注意言辞。”威斯克悠闲自在的看着晨报


“我在度假!”


“So do I”


“这是我的房间!滚出去。”


“我也付了钱,你不会真的以为旅馆会好心的半价!?”


“……”


“或者说,你可以再预定一间。”


“凭什么?!”


“很明显想离开这里的只有你。”


“不!”


威斯克放下手中的报纸,摘下眼镜露出了平日里那该死的笑容,悠悠的说


“Good。那么,咖啡。”


“为什么度假期间我还要当你的仆人。”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亏欠的钱要还清长达数十年的期限,so,咖啡。”


“Son of zhe bitch。”

早餐 and 午餐


自从欠款以来,里昂也顾不得有多讨厌威斯克,即使是同住一屋的“好心”建议,里昂也愿意答应。


因此,里昂又多了一个职务——司机。


他始终搞不懂,威斯克为什么一直要坐在副驾座上,正常不该是他坐在后驾驶座上?


然而没开多久,他就发现威斯克明目张胆的打开他的午餐饭盒。


“喂!那是我的午餐!”


“开车时要专心。”


“Damn it!Go to hell!”


虽然这么说,里昂还是不敢将手离开方向盘,他可不想为了一份午餐丢了性命。


里昂的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怨念,威斯克依然心情愉悦。


正午


里昂面对着空空的饭盒发誓要宰了他的老板,就在他集中注意力默念诅咒条文的时候,一串钥匙砸在了他的桌子上。


“开车陪我去吃午餐。”


虽然里昂一点也不想面对着威斯克的脸吃午餐,不过看在免费的份上,他还是拿起了钥匙。


接连几日,里昂的午餐都成为了威斯克的早餐,而相对的,每到中午威斯克都会请他吃午餐。


里昂决定不再自己做午餐,但是当日的中午,威斯克却没有邀请他吃午餐。


要知道公司附近的餐馆贵的离谱,里昂在负债期间是绝不会多花一分钱,所以他理所当然的饿了一个下午,空腹本就让里昂非常恼火,没想到下午威斯克神经病似的一直让他忙个不停,就算是一件小事,他也要让里昂来来回回的往返数遍,这分明就是在整他!到了晚上回家,里昂一阵沉默。


“你看起来非常恼火。”


“我可没有力气去恼火。”


“你应该吃午餐,空腹可没什么力气。”


“假如没有人擅自吃掉我的午餐的话,我会做的。”


听着里昂咬牙切齿的声音,威斯克心情大好,露出了天杀的笑容,这让里昂越加恼火。


“我有我的早餐,你有你的午餐,这是一场不错的交易。更何况,你的厨艺并不上佳。”


“没有让你吃坏身体真是感谢上帝。”


“正如我所说的,我们是否成交。”


隔了许久,威斯克得到了预料之中的结果。


“希望上帝能让我的料理伤了你那该死的胃!”

Think


“威斯克那个该死的癖好快要把我逼疯了!”


“我知道他的IQ高到超乎想象,每到沉思的时候他都不喜欢被人打扰,但是为什么每次他沉思的时候都要面对着我!?每每当我想要起身离开,他都要用想要杀人的目光盯着我,还要用那个该死的负债来威胁我!”


“fuck!!20分钟都他妈要看着他那张脸!我迟早要宰了他!”


birthday


在生日当天有人记着,又拥有一个美味的蛋糕,就算稍稍简陋也是一件值得令人高兴的事情,如果不是有一个违和感十足的话语的话,他确实能令里昂开心。


“吃了它。”


里昂还来不及将外套脱掉,就看到威斯克坐在餐桌后,用一种命令的语气冷冰冰的说着。


好像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什么蛋糕,而是带着剧毒的什么东西,迫不及待的想看着他吃下去,然后一头栽在地板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一样。


里昂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接着将外套脱下来,一脸若无其事的将它放在椅背上


“well...thank...but...我不喜欢吃甜食。”


“你应该知道合约上是不允许你对我说谎。”


“fine!你想听实话!很好,你那个该死的语气让我食欲全无!满意了!?”


“吃了它,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威斯克将切好的一块蛋糕推向了里昂,里昂只好扶桌坐下,一副慷慨赴死又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当他拿起塑料刀叉开始下手的时候威斯克却讽刺起来


“真是位细致的姑娘。”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威斯克估计都可以投胎几十次了。里昂丢掉了手上的刀叉,直接用手拿起来,不过因为切的太过大块,奶油黏在了了里昂的嘴角。


蛋糕十分美味,如果再去掉面前那张该死的脸的话,它将更加美味。


如威斯克所料,里昂十分喜欢这个蛋糕,他脸上的不满也在渐渐退去,警惕性也没了大半。威斯克站起身来向前倾了倾身子,用食指抹掉了里昂嘴角上的奶油,并将奶油含在了嘴里


“确实美味。”


里昂傻在了座位上,威斯克转身走向了客厅,也不顾里昂怎样想。


里昂望着威斯克的身影,怒火腾地烧了起来,里昂快速的端起桌上剩下的蛋糕扔向了威斯克。


威斯克也没有躲闪的意思,任由蛋糕砸到了自己的背上,而后缓缓的转身,脸上丝毫没有怒意,反而笑意更甚


“如果你足够理智的话……”


里昂愣住了,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你就应该知道我这件衬衫的价值,以及这个蛋糕的价值。”


“什么?这个蛋糕……是送给我的,我有权利随意使用它!”


“不,它的用途是让你吃掉。如果用在别处,我将有权力将它回收。”


“哪有这种道理……”里昂有些心虚


“perhaps...”


“……”


“perhaps,you can lick it clean.”


“never!”


“那么,你可以亲自给我替换衣服。这样可以抵消掉蛋糕的钱。”


要知道威斯克买的点心,从来对于里昂来说是天价,如他所预料的,威斯克得到了他想得到的答案……


“good kid。”


“你会遭报应的。”



事后的早上让里昂忍不住想要宰了身旁的威斯克,该死的,他的腰简直要断了,稍稍移动都可以像是要了他的小命。


但是面对那个混蛋,里昂一点也不想低头,即使是一点点的示弱!


“God... damn it!”


“也许你该去副座上。”


“你,会开车?”


“严格来说,我驾车起码不会像你那么颠簸。”


“哦~上帝保佑你以前没有颠出内脏来!”


里昂乖乖的坐在了副座上,对他来说这再好不过,他可不比集中精力去开这辆破车,他可以随意的调整一个能令自己舒服的姿势。


如他所说的,他的驾车技术确实很好,里昂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也不能否认这点,他只能做到不去否认。


清晨的空气很好,风也不大,这令里昂心情大好,他将手肘抵在窗沿上,托着下巴看着外面的风景,实在是棒极了,尽情享受旅程的感觉…



“wait!这不是去公司的路,你走错路线了!”


威斯克不为所动,只是露出那蔑视人似的笑容。


“嗨!”


“这是捷径。”


“what?!what's you mean!?”


“近路。”


“我知道捷径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既然知道有近路,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喜欢漫长的路程。”


“go to zhe fuck hell!”


“看起来你并不喜欢快速到达公司。”说着威斯克将车停靠在路边


“那么,我们就做些什么来消磨一下时间,what do you think?”


“威斯克!这里是街道,发情就滚出去!!喂!!!!!”


之后,我们确实有了一段“漫长”的旅程。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smoke  抽烟


在威斯克思考的时候总是喜欢抽根烟来缓解一下,但是对于不喜欢抽烟的里昂来说真是讨厌至极,在起初碍于自己是负债人的身份,里昂也


只能选择忍耐。


但是对于威斯克这种IQ极高的人士来说,思考是每天必修的课程。


“嗨,抽烟可对身体不好。”


威斯克顿了一下,但是没有做出任何表示,这让里昂很恼火


“或许你可以试试用别的方式来缓解压力。”里昂在口袋里掏出口香糖递给威斯克“或许你该试试吃一下口香糖。”


“gum?”


“yup!”


威斯克笑了笑,里昂不得不承认,威斯克的笑容太让他有种想要宰了他的冲动,但是迫于现实,里昂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出手,明显的,威斯


克对于他的提议一点接受意思都没有,里昂准备收回他的口香糖,可是威斯克却开了口


“eat it。”


“what?”


“I say you eat it。”


这是讽刺,还是他的心血来潮,里昂搞不明白,但是对于里昂来说前者更可能一些,不过对于威斯克现在的情况而言,与他对抗有很大的可


能自己会吃苦头。


里昂抽出一片口香糖放入嘴里,要在之前,他会很喜欢吃口香糖的感觉,但是现在他面对着威斯克那张欠扁的脸咀嚼口香糖跟嚼蜡没什么区


别,天哪,这真难熬。


里昂机械般的嚼了两口正准备问可以离开的时候,威斯克却突然转动办公椅站起身面对着里昂,这动作吓了里昂一跳。


面对愣在哪里的里昂,威斯克的笑意更深,他微微的向前倾了倾身子吻上了里昂,并且趁着里昂还未反应过来,他用舌头卷走了里昂嘴里的


口香糖并含入嘴里,笑着说


“hum...确实能缓解压力。”


而结局呢,则是无法反抗一切老板性骚扰行为的里昂怒气冲天的的摔门而去。


而之后的威斯克,因为里昂的冷淡态度而保证不再抽烟,但是……


“oh shit!你他妈思考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再盯着我看!抽你那见鬼的烟去!”


“关心保护上司的健康是你的职责。”


“damn you 威斯克!”


医生 病人


302号病房入住了一位有眼疾的少年,由威斯克主治。


那位少年有着棕色的短发,看着柔软极了,刘海贴着他的脸颊,显得柔和极了。


威斯克略微的看了一下,便开始忙起了工作,他仔细的看着病例。


“医生,今天的天气如何。”他的声音如同他的样貌一样,听着让人感觉很舒服。


“不错。”威斯克的口气中有一丝应付,少男却没注意这些继续说着。


“可以麻烦您把窗帘拉开么?”


“你不可以看到阳光,他会加重你的眼疾。”


“我不会睁开双眼。”


威斯克看到他的样子,也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只得把窗帘拉开,而后他走进少年,他的身体遮住了阳光


“睁开眼睛。”威斯克用手抬起少年的头看着他的眼睛,情况不太乐观……


威斯克在病例上写着,少年静静的坐着不言一语。威斯克有些好奇,为什么他不问问自己的状况如何。


而当他抬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少年紧闭着双眼,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神情非常的满足……


满足?!有什么好满足?!


威斯克没时间再去考虑下去了,他快步离开了病房去看顾他的下一位病人。


而后的几天,少年还是那几句话,不多也不少,只是询问着天气,享受着阳光。


而威斯克却越加的想要多说几句。


从“今天的天气很好,风吹在身上很舒服。”到“今天的空气非常清新,你该出去走走。”


两人的距离越加的贴近,少年也开始健谈起来。


威斯克陷入了两难,他不希望他的病好的太快,又不希望他只能感受,触摸。


再多一点时间,多一点,他就是我的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


“里昂,也许我们该去海边走走。”


“好。”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


请不要吐槽英语,因为我在练习,请不要吐槽H,因为我本来就不会写,如果怪请去怪吱吱,如果不能容忍请点X

评论(2)
热度(11)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