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白兰地什么的是犯罪 WL

对于一个负债累累的人任何花钱才可以得到的东西去完成,那就是犯罪,里昂很明白这一点,但是要做到却是很难的事情。


品一两口白兰地是里昂为数不多的爱好,虽然有点小贵,但是……


就当做一个奖赏好,奖赏自己从没有在面对威斯克那张欠揍的脸的时候一巴掌扇过去。


里昂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很好,可以买上两杯左右的。


可是里昂从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爱好,也依然可以充满危险。


喝了两杯的里昂感到心情不错,他坐在附近的公园长椅上看着夜景,对于长期忙碌的自己,适当的放松还是需要的。但是没有到几分钟,里


昂就收到了一条短息


回来


     威斯克


真是简短到不能简短的短信,里昂发现自己就算没有看到威斯克的脸,他还是想揍他一顿,直到自己爽了为止,不过先下还是快些回去比较


好,天知道回去晚了之后威斯克会发什么样的神经。


而匆忙回到家的里昂,却发现威斯克正悠闲的看着晚报,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叫他回来的理由,里昂想着


“tea。”


“what?”


威斯克没有回答,只是翻动报纸,而站在门口正在脱下外套的里昂简直怒火冲天。


“难道你就因为一杯茶?!叫我回来!”


“absolutely.”


“难道你的双手只是用来敲打键盘么?!你连茶都不会泡么?!”


“我会,但是很明显,有更适合的人来做这件事。”


“shit...wait!”里昂将外套丢在椅背上走向了厨房。


一切本该是顺利的,但是就在里昂将茶放在桌子上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威斯克却闻到了里昂身上的酒味,这让威斯克有些恼火,他微微的皱


着眉


“真是令人作呕的酒味。”


这句话将里昂所有的好心情一扫而空


“我只喝了两杯!如果这领你很介意,自己去泡杯令你心情愉悦的茶水吧!”里昂不再说什么,快步走向了浴室,他实在太累了,他可没时


间去和威斯克继续争论了。


去他妈的吧。


洗完澡的里昂,看也不看一眼客厅的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但是一个词语却让他停住了脚步


“I apologize.”


“what?” 


apologize!?一个多么奇迹的词语,一个是绝不可能从威斯克口中说出的词语!里昂转身难以置信的看着威斯克


“please accept my apologizes.”威斯克一边说着,一边讲手中的白兰地倒入酒杯中。


这太奇怪了,这可不像是他的作风,不,不是不像,是 不是!里昂的皱眉盯着威斯克


维斯克将酒瓶放在了餐桌上,拿着酒杯走向了里昂


“please drink it.”


说着,威斯克就已经走在了里昂的面前,没有以往那样该死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随和的笑容。里昂怀疑自己是否去了另一个空间,这是好


的威斯克,而以往的威斯克还留在原来的空间。


“well thank,but I don't want to drink when I am out of the shower.”


“please.”


看着态度坚决的威斯克,里昂实在不想纠缠下去了,明天还要工作,他需要早点休息!不过看着免费的白兰地,里昂还是抱着不错的心情接


过来喝掉。


而看着仰头将杯子里的白兰地一点点喝光的威斯克紧紧的盯着里昂的喉结,那随和的笑容渐渐的变回了往日的笑容,而这些里昂都没有看到


当白兰地被喝光的时候,里昂将酒杯递给威斯克,却没有想到威斯克突然将他猛地推向后面的墙壁,酒杯掉落在地板上摔的粉碎。


“你干什么!”


里昂愤怒的吼道,但是在抬头看到威斯克脸的那一刻,里昂愣住了


与往日的笑容有些不同,他就像要宰了他一样。


“真是令人沮丧,是不是,里昂?”威斯克走上前用手捏住了他的下巴


“你他妈在说什么!?”里昂开始有些害怕了,威斯克用这种低沉缓慢的语调讲话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总是忘记我的规定。”


“你疯了威斯克!”里昂试图将威斯克推开但是威斯克的力气太大了,他根本推不开,相反威斯克贴的越来越近了,这预示着他要危险了


“你应该学会服从,但是你却总是忘记,我该适当的提醒一下。”


说完,威斯克便吻上了里昂,这个吻霸道而具有侵略性,几乎让里昂窒息,而威斯克的另一只手伸入了浴袍里,略微冰凉的手从他的肩膀抚


摸到了侧腰上上,每一次的停留威斯克都会大力的揉捏,这让里昂十分的难受,但是对于这样毫不留情的蹂躏里昂却无力反抗。


浴袍滑落至腰侧,威斯克快速的解开浴袍的腰带,使得浴袍连下身都遮挡不住了,只是挂在身上,遮挡不住任何地方,但是他却还是在穿着


。这样的感觉让威斯克非常愉悦。


就在里昂就快被憋的断气的时候,威斯克离开了他的唇瓣,咬住了他的喉结,里昂也顾不了多少,只能大口的喘息着,这太疯狂了!而威斯


克的舌头却开始缓慢的舔弄着他的喉结,这样细致而轻柔的舔弄让里昂几乎崩溃,他哭泣般的呜咽着,声音中充斥着屈服与恐惧。


这声音让威斯克很兴奋,但是对于他的惩罚还在继续,揉捏的力度慢慢的加大,里昂的身上开始有些青紫了。


“求你...别...”当威斯克的手滑向里昂臀瓣的时候,里昂呜咽着哀求起来,这已经是最低限了,里昂完全放下了他的高傲,而这声音显然


对于威斯克来说非常受用。


“你该好好学学这些,不是么?反抗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威斯克捏着里昂的下巴迫使他看着他的眼睛。


“现在,去洗个澡,给我泡一杯没有酒味的茶,能做到么。”


里昂呆愣着看着面前的人,嘴巴微微的张着,却拼不出音节


“回答。”


“hu...m...”


威斯克听到答案后满意的松开里昂,露出了往日里昂十分讨厌的笑容转身走回了客厅,而里昂却无力去想些什么,只是倚靠着墙壁缓缓的滑


落下去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评论(2)
热度(10)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