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有点西方玄幻 BE


“威斯克!我可以帮助你!但是你绝不代表你可以碰我的家人!”一位身穿白衣的男人一手护着自己身后的妻子与尚在襁褓的孩子,一手伸向前方阻挡着随时都可能走过来的威斯克。


“家人?”对面的男子依然面无表情,话语中似乎对他的话感到难以理解。


“里昂!”里昂身后的妻子看着怀中的孩子,而后又抬头怒视着威斯克。这个男人太过疯狂了,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她必须带着他们的儿子离开!而她也必须告诉自己的丈夫,即使他再如何说,威斯克也不会打消他的念头。


“不过是两个毫无用处的生物罢了。”


“他们是我的家人!”


“够了!”


话音刚落,威斯克瞬间移动到了里昂的面前,他的手已经击穿了里昂的腹部。


“你明明可以成为神一样的存在,却要被那两个无聊的生物所束缚,太愚蠢了。”


“里昂!!!你这个混蛋!!”看着自己的丈夫被杀害,她被彻底的激怒,而在她的怒吼声中,在睡梦中的婴孩被惊醒,开始大声啼哭。


她再也顾不了那么许多,掏出手枪便射向威斯克


‘如果我们逃离不了,你必须保证枪里还留有两发子弹,一发留给自己,一发……’


‘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了么?为什么他一定要用我们的孩子!’


‘听着!我们没有别的方法!目前为止,只有他的血液可以,威斯克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


‘难道,难道就不可以让他活着么?难道我的血液就不可以么!?’


‘如果我们能够逃走的话,他会的。如果……一旦实验成功,他就会成为工具一般的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与其这样……’


‘好……你给他想好名字了么。’


‘不,我们逃出去后,我会给他想个好名字的。’


‘你说的对。’


枪里的子弹已经全部射光,她还是不停的扣动着扳机。


“死人就该去死!滚回你的墓地去威斯克!”她愤怒的吼着并将手中的手枪砸向了威斯克。


而现在,她已经没有枪也没有子弹了,也可以说,她根本就没有想过留下子弹,她一定会被杀死,而自己的儿子……


“即使是工具一般的活下去,我也要他活着……”


对于她的攻击,威斯克以如同闪电一般的速度轻松躲过,并接下了朝他扔过来的手枪,并且换上了弹夹。


听着子弹上膛的声音。她用双手搂紧了自己的孩子,闭上了双眼,等待着对方的判决。


砰——


子弹正中眉心,威斯克瞬移到她面前,抢过了孩子,并且将她轻轻一推,她缓缓的向后倒去,她死前看到的景色,便是如同他丈夫瞳孔一般的深蓝,渐渐变成了暗黑。


威斯克转身准备离去,而还未死去的里昂却吃力的说道


“地面更适合我……”


“也许你是对的,你无法担任我之后的计划。”威斯克微微抬起了手,枪口对准着里昂的头部,扣动了扳机


“愚蠢的人,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否也是这样想”威斯克看向怀里的孩子“里昂。”


夫妻二人以另一种意义上逃离了这个地方,而他们的孩子也有了他的名字——里昂


——原本我们同为一体,如今却一分为二


——如果我们其中一方死去,而另一方又会如何


“我活着是为了什么?”


“活着。”


“如果我死了呢?”


“那我不得不再去找一个你。”


“即使我死了,我的灵魂还会活下去么?”


“不,你什么都不会存在下去了,你的问题够多了。”


——上帝赐予了我们活下去的两种方式,而我们为了对方,都只留下了一种


——以刃刺穿伤害你的敌人,以壁保护你遭受的攻击


“不要再用你的能力去保护那些劣等的人类。”


“你根本不了解他们。”


“只有劣等的人类才需要被保护。”


“那你呢!?我的存在,不也证明了你的劣等!”


还没等里昂反应过来,他已经被威斯克抓住了领口大力的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注意你的言辞,你的存在,不过是寄放我那些无用的良知罢了,我随时可以换一个躯体,承载那个灵魂。”


“那你就来收回这个灵魂,这对你来说无关痛痒不是么!”


“不要试图激怒我,里昂。这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


里昂停止了继续争吵的念头,因为他的灵魂告诉他,不会有任何意义,任何都是徒劳的。


——当一个灵魂被一分为二的时候,两个灵魂便被赋予了不同的色彩


——一个清澈如蓝,一个艳红如血


“人类终究会走向灭亡。”


“你无权去控制他们何时灭亡。”


“我清楚那些没用的生物,与你守护那些劣等的人类以减缓人类灭亡的时间是同样的道理,只不过我要的是毁灭罢了。”


“威斯克!”


“如果真的有一天世界恢复如初,对于你的存在,他们会将它视为异类。对于你对人类那无聊的保护欲,真的令我无法理解。”


——即使我们一分为二,即使我们踏上的是不同的路,我也不得不与你在一起


——唯有在你身侧,我才有活的意义,而只有我能一直看着你,才不至于让你深陷泥潭。


“你没有理由去保护威斯克!”


“我的存在就是理由!”


“里昂!”


“这不是他那个该死的灵魂告诉我的!这是我自己的灵魂!”


“里昂!你疯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的父母是如何死的么!?”


“……那是我的责任,我是他心脏跳动的关键!”


“你疯了!”


“见鬼!该死的!他们已经开始了!”


“里昂!里昂!”


威斯克虽然有着过人的攻击力以及速度,但是面对大面积的攻击还是会吃不消,再加上这次的攻击如此突然,让威斯克有些吃不消了。


威斯克站在墙角试图找到躲避攻击的方式,但这是徒劳的,而在最后,里昂却及时赶到了。


对于这次的事件,威斯克不愿意让里昂来参与,他的能力虽然为壁,但是由于能力灵魂并不存于本体而是他体,那么能力灵魂便成为了一种不可再生的消耗品,每一次的使用,都在消耗他的生命。


里昂无力的向后倚靠着身后的墙壁,他的力量在一点点的被抽空。


“停下!在灵魂更换下一个宿主之前,你还不能死。”


“你在欺骗什么,就算我的死亡,我体内里的灵魂的死亡,你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


“你从来都没有想要过完整。”


“够了,你所要记住的,只有你的责任。”


“我从未忘记。”


如同燃烧殆尽的火焰,里昂的身体开始逐渐粉化缓缓飘散向四周。


攻击终于停止了,而面对自己身体逐渐粉化的里昂,他却玩笑似得笑着对威斯克说


“一次机会,一次反击。”


——我从未希望自己完整,又或许说,我从未希望你不在我面前,只有你的存在,我才觉得完整,我的心才会有微弱的心跳。


当威斯克再回来时,他黑色的风衣已经染满了鲜血并且一滴一滴的从衣角滴落到地上。 里昂的身体已经严重损毁了,但是他却只是笑了笑,抬了抬手,手底的磁盘让威斯克吃了一惊。


虽然磁带已经非常老旧,上边的字迹也变的模糊,可是威斯克却依然能认出是里昂所写。


既然他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他知道他只是被利用……


磁盘——


滋——滋——


如果你是实验体,请你务必要做好你的工作。你的责任对于这个国家非常重要。虽然你的人生已被确定,但是,孩子,我们没有选择。经过研究,在实验体灵魂存在,并且长期距离主体不远的情况下,主体会有心脏跳动,些许黑暗抑制的情况发生。


你的存在,就是他心脏跳动的关键。


滋——虽然这很难,但是,请你务必要活下去


日期 2006年4月18日


确定里昂被选中的日期为2006年4月17日 这意味着什么的,他们都非常清楚。


里昂在第一次找到这盘磁带,并听到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这盘磁带的主人,以及他与自己的关系。


那久违的亲切感,以及对这件事情相同的责任感。


里昂的身体已经快要全部粉化了,威斯克半蹲在他面前,手抚上他的脸颊,前额的刘海拂过了威斯克的手背,如同里昂小时候那样,还是如此柔软。


而在下一刻,里昂的身体便全部消失了,那微弱的淡蓝色灵魂突然飞散开来,再也聚集不起。


明明可以回到本体继续存活的灵魂,却选择了与他一起死去,这是本体的愿望,还是自己的抉择。


“足够了,这个世界已经活的足够久了。”威斯克捏碎了磁盘,墨镜下本是蓝色的瞳孔变成了血红的颜色,如同死神觉醒一般缓缓的站起身,向外走去。


当另一个灵魂不复存在,另一方的心脏迅速枯竭,去开始寻求最终的复仇。


第二天,计划开始,世界成为炼狱,以全世界人类的哀嚎演奏了一场名叫绝望的哀乐。


而那散落的另一半灵魂,又在另一个世界里等着他再次相遇。



————————————————————————————————


剧情翻译


剧情里有父子两个里昂,威斯克喜欢的是子,也就是WL


威斯克是将自己的灵魂一分为二,良知灵魂被拿出,并且寄放于里昂的身体内。


文中三段小对话是威斯克与里昂关系的三个阶段


原本里昂体内灵魂若是死亡会对威斯克造成影响,但是在中后期威斯克解决了这一问题


但是他未告诉别人。PS:里昂自己察觉到了


父里昂为威斯克工作,完全是为了抑制威斯克今后动向,在后期儿子被选中它也选择


50%50%的方式,逃脱成功与不成功都会有所损害,不成功则伤害到妻子,成功则可能危及

国家,里昂爸爸也很不容易啊

评论(1)
热度(4)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