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孤儿院 微~虐 - -

对于孤儿院,是每个孤儿的噩梦,不论外界媒体多么称赞福利机构有多么完善,事实总是那么残酷。


对于威斯克来说,摆脱这个该死的地方是他现在唯一的愿望。


而威斯克的IQ也好,相貌也好都算为上乘,他被好的家庭带走是必然的,那些修女知道,那些孩子也非常清楚。


这一点引起了不少孩子的嫉妒,只要有了嫉妒,找他的麻烦也是迟早的事情。


被撕掉书籍,被扔石子这些都成为了威斯克的家常便饭,不过他对此也懒得在意,只要走的远远的,让他们看不到就好了,没必要有哪些无


聊的争斗。


“你在这里干什么。”


威斯克抬了抬头看着走来的人,是那个修女口中很乖的里昂。不是什么麻烦,也没有什么好可以交谈的,威斯克决定不去理会,只是低头继


续读书。


“嗨,你的脑袋有乌青,嗯……还有膝盖上,你干了一架?”


“这与你无关。”


过了一会,旁边没了话语,威斯克以为他因为自讨没趣而走开了,没想到他却躺在了自己旁边的树荫下睡起了午觉。


“……”


“书,有趣么?”


“与你无关。”


“我也认识一些字,但是,不是跟多。”


“……”


“嗨!两个只会讨好修女的马屁精居然凑到了一起!”


有又麻烦了,这些人难道每天都只会做这些无聊的事情打发时间么?威斯克合起书尽量的去避免和他们发生争执。


躺在一旁的里昂,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你们很无聊。”


“……”


“你们想打架么!?”


威斯克很难理解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现在的处境,这样没有意义的激怒无异于自找麻烦,很自然的,哪一方找到了打架的


理由,以及出狠手的理由。而且最不幸的是,他也被归为被打者。


“那边可有修女在看着这里。”里昂扬了扬头,示意他们向后看


那群人立刻回头向后看去,惹怒修女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吃不上今晚的晚饭。


里昂看到他们向后张望,立马拉过威斯克的手,向后边的小院跑去,而还没等威斯克说些什么,他又被突然的推进了草堆里,紧接着里昂也


跳了进去。


没等一会,那些追着他们的人带着咒骂声跑了过去,等到声音渐渐消失,里昂便快速的爬出来


“看,安全。”


“你没有必要去惹怒他们。”威斯克略有不满的拍了拍黏在身上的几片落叶


“不管你说什么他们都会和你干上一架的,不如讽刺一下。”


“那不如你去学习如何将他们打到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这值得一试!或许我该去学些功夫什么的。”


“学了以后去杂技团么?”


“嗨!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我更想去当个警察。”


“等你能够离开这里再说。”


“说的也是,你呢?明明你被那些父母挑中那么多次!”


“他们给不了我什么。”


“起码他们能给你一个家。”


“我不只需要一个家。你的手臂流血了。”


里昂随着威斯克的目光看过去,抬了抬手臂“哦……只是小伤,舔舔就好了。”


“……你是蠢货么?去清洗一下,免得感染。”


二人就是如此认识,而对于威斯克来说有一个好友总要好过有一个敌人,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但也能帮一些小忙。


“给。”


“这可是圣诞节的蛋糕,为什么不吃?”


“我不喜欢甜食,与其扔掉,不如给你。”


“谢了!”里昂并没有立马接过蛋糕,只是快速的翻找着自己的口袋,掏出了一小把糖果递给了威斯克。“这是薄荷味的糖果,不怎么甜,


我想你会喜欢,我留了点!可不要告诉修女。”里昂担心的向后退了退手


“……”威斯克伸手拿过了糖果看了看,坏坏的笑了一声“我会考虑的。”


“嗨!这可不仗义!”


“你猜我可以抓到多少蝌蚪?”


“0.”


“嗨!我可是做好准备的。”


“0。”


“你该对我有点信心。”


“现在没有蝌蚪,只有青蛙。”


“……那我去抓青蛙。”


“随你。”


“你来提着桶子。”


“为何?”


“因为我负责抓,你想要得到青蛙,就必须做些什么。”


“我不想要那东西。”


“把那个该死的书扔掉,你会傻掉的!”


“不要神经了里昂!!!”


等待了许久,威斯克终于等到了一个能让他又未来的平台,而这就意味着他要离开孤儿院与他……


“你终于走了!”里昂看起来很开心,仿佛并不在意威斯克离开这里。


“……”


“不说点什么么?你又不会再回来。”


“给你。”将手里的东西丢给了里昂


里昂瞧了瞧手上的东西,“嗨!这不是我上次在河边捡到的石头?”手中的石头要比之前要光滑了许多,并且穿上了细绳


“是那一堆石头。”


“但是你只允许我带这一块回去,我可记得它是丢了的!你偷……”


“收好他,我们总该有一天会再见面。”威斯克也不等里昂说完,便说完转身上了车


“嘁。”虽然里昂有些不情愿,还是乖乖的将它挂在脖子上,并且站在那里看着车子远去久久不想回去。


那一年,威斯克8岁 里昂6岁


时光流逝,一闪而逝。


“我只查到里昂在7岁被领养,而11岁被送回,12岁再次被领养,现在应该与克里斯 雷德菲尔居住在一起。”


“住址。”


这一年,威斯克22岁 里昂20岁


当门开启的那一刻,威斯克的心简直紧张的要跳到嗓子上,而开门后,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你好,请问……”


“我是阿尔伯特 威斯克,是里昂的故友。”


“里昂的故友?孤儿院的?”


“是。”该死的,这些无聊的客套话简直烦透了!


“那么,请进。”


当威斯克进入客厅,便见到了里昂,确实没有错,是他。


但是里昂却一点也没有发觉他的存在,只是静静的听着CD,叠着积木。


“里昂。”


威斯克向前走过去,克里斯却挡住他“等等,他有点怕生,你必须稍等一下。”


‘怕生?’这个词语可不适合一个20岁的人,威斯克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然而后面的画面,证实了威斯克那些不详的预感


“里昂。”克里斯走过去半蹲在里昂身边,将桌上的积木向里推了推,试图让里昂的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


“嗯。”里昂有点不情愿的看着积木,偶尔看了看一直盯着他看的克里斯


“那位威斯克,是你的老朋友。”


“嗯。”里昂只是快速的瞟了一眼威斯克而后乖乖的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


他在惧怕他,威斯克看的出来,这不是个好兆头。


“这是怎么回事!?”


“里昂因为被第一个养父母虐待,精神上受到了刺激被送回了孤儿院……不过后来被我父母领养。”


“你该给他找个心理医生。”


“他在接受治疗。”


“那么,那个心理医生并没有能力。”


“或许。”


这个答案并不能让威斯克满意。


皮尔斯虽然现在还未正式成为医生,但是相对于那些正式的医生,里昂更喜欢皮尔斯,其他的医生总是让里昂神经紧张。这点克里斯不得不承认,虽然治疗会缓慢,但起码里昂是安全的。


而等过了几天,威斯克找到了一位心理医生,但却没有想到出现了意外……


“你他妈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对于里昂来说,陌生人就相当于要了他的命!”


“哥,冷静一下!”


“够了!克莱尔、皮尔斯,把里昂带回屋里!”


“他需要更好的治疗。”


“所以,所以你就用你高贵的金钱,请来‘专业’的医生来惊吓他!?”


“……”


“得了吧威斯克!你不过是在宽慰自己的良心罢了!离开里昂,没有想到他会这样,但是如果你还抱有这样的心思,带来这么一个混蛋!我


就让你吃拳头!”


第二天,威斯克便带了些点心来看望里昂,但是这并没有让克里斯脸色稍有缓和。


然而克里斯却很配合的让里昂渐渐的适应威斯克,但这相当不易。


里昂一点也不想去看威斯克。


讽刺的是,威斯克最厌恶别人直视他的眼睛,所以他总是戴着墨镜。而现在的他,却希望里昂能看他一眼。


让外人惊讶的是,威斯克竟然将自己时间全部花费在了里昂身上。这也因此收获了不小的回报。


里昂渐渐允许了威斯克的存在。威斯克每天都会带一块小小的鹅软石,起初里昂虽然想要,却迫于害怕、不喜欢威斯克而不去接过。


到了之后,里昂缓缓的伸过手,威斯克不急不慢的将鹅软石放在里昂的手里,滑动着鹅软石,因为手心的瘙痒里昂咯咯地笑着。


只会里昂仔细的看着手里的鹅软石,这足够让他玩上一天。而就在威斯克准备收回手的时候,里昂却拿过了桌上的一块积木,开心的塞进了


威斯克的手里。


这几日的忙碌,并没有让威斯克白费。


PC


“克里斯,你该好好休息一下。”


“嗯。”


“这几天你因为里昂的事都没有好好休息。”


“我会的。”


“你不能总是只为别人考虑!”


克里斯有些疑惑的看着皮尔斯。


这句话确实越矩了,可是这也是皮尔斯所期望的。


“……”


“……我喜欢你!”


“什么?!”


“我喜欢你!”


“你是……”


“我不喜欢男人,我只是喜欢你。我并不是因为你是男人而喜欢你,而是因为喜欢你而喜欢你,这无关性别。”


“什么时候……”


“你照顾我的那一天。”


“我不喜欢男人。”


“我不介意,我愿意等。”


皮尔斯一点也不给克里斯说完的话留下空隙,这有些孩子气,但言语间却充满了坚决。


克里斯陷入了沉默,皮尔斯知道,他因为不想让自己难过而默许了,这是克里斯的弱点。这虽然有些卑劣,但是皮尔斯不得不把握好这一点


,他一点也不想放手。


就在那一天,克里斯如同往常一样带着里昂来他这里就诊,只可惜他今天有些发烧,本想让他们回去,克里斯却笑着说他不会照顾自己,并


且扶着昏昏沉沉的自己进了卧房,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给自己买了退烧药。在做这一切的同时一边在照顾着里昂。


就在他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想着:他总是为别人想着,或许,或许他需要一个人来关心他,来弥补他总是遗忘到自己的缺憾。或许自己可以


……他不是GAY,他很确定,但是这个想法总是围绕着他,一刻都没有停下。


继续WL


今晚得到了克里斯的许可,威斯克可以留宿在这里,到了晚上,里昂是必须要有人陪着才能入睡。而这一职务都是由克里斯来担任,克里斯


让里昂侧躺下,而让威斯克坐在床边,让他的背紧贴着里昂的背。


这能给里昂一些安全感,而今晚只是由克里斯换为了威斯克。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而不过一会,里昂却更往后靠了一些,这让威斯克有些紧张,他有些害怕里昂转身看到他,看到他身后原来不是克里斯


而是他威斯克,如果一旦知道,可能就会让里昂对他再次产生恐惧,这一点也不好……


但是里昂却轻声说:“克……在睡么。”


里昂从来不会将克里斯称为克,他只会叫他哥。而现在这个字指的是谁,威斯克非常清楚,


“嗯……”


里昂现在还听不出,威斯克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


而一直站在门外的克里斯,也终于安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路还很长,却也不难,是不是?


评论(2)
热度(9)
  1. 不是奶猫是奶王爷Seven 转载了此文字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