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会议室——


“我知道这很疯狂!但是我们不得不!”


“这简直荒谬至极!为什么我们要去拯救一个最不该拯救的人!不,他根本不是人!”


“即使这可能是真的,为什么他会让我们去?!”


“让!?不,不!那根本就是命令!”


“他只是太自大了!”


“不,不是只是,而是他完全有资格。”


“什么!?这太荒谬了总统先生!”


 


“这真令人费解。”


“确实。”


“总统会同意他的……要求么?”


“或许,这不是儿戏不是么?我们无法视而不见。”


“为什么我们要救他,我的意思是,如果他死了这简直是一件,一件令全世界人都开心的事情。如果有机会,我会连西


蒙斯一起解决。”


“冷静点,海莲娜。”


“冷静?!里昂!他们是罪人!”


“我们也不是圣人,我们只是人,活在人世间的人。”


“但是我们可以杀了他。”


“我想我没有时间去做这个兼职,而且我的工资可负担不起改变历史后的‘经费’”里昂玩笑一般的挑着嘴角歪头看着海莲娜“那你呢,负担的起么?”


答案是明确的,无论是谁,都无法承担得起改变历史的后果。


“……我只希望选中的不是我。”


“希望。”


“里昂……”海莲娜的语气恢复了柔和,刘海下的眼睛紧盯着手中的咖啡杯了好一会才抬头说“谢谢你。”


“我们是队友,应该互相帮助,即使是曾经。”


“说到队友,克里斯应该也会去接受血液测试,你认为他会救他么?”


“会,但是我不否认他一定会有拗断他脖子的心。”


“也许你该和他聊聊。”


“等他来了,我会跟他聊聊的。”


 


“总统已经下令接受威斯克的要求,所有警务人员请在下午准备好血液测试。”


“这对克里斯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里昂抬头望着公告说道


“作为朋友,你真该再好好了解我。”刚刚赶来的克里斯开门便听到这么一句猜测,忍不住玩笑似的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面对两人相互的调笑,双方都没有在意,因为这点小事可压不过两人多年不见后再遇的喜悦。


 


咖啡店——


“所以,这是他死后的请求。”


“更确切的是要求。”


“这不太像他的作风。”


“我不知道,相比来说你要比我更了解威斯克,我甚至没有见过他本人。”


“我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而且相信我,你不会想见到他。无论他背叛安布雷拉之后或是之前。”


“为什么。”里昂微微的笑着,看着克里斯的表情,他觉得原因会非常有趣。


“他就像个大冰块,散发着寒气,让你忍不住想要一棍子把他打散,但是当你攻击他时,却发现他毫无感觉。”


“噗呵。”里昂被他的话逗笑了,这说明了当年克里斯为此吃了不少苦头。


“时空穿梭?”过了一会,克里斯决定回到正题,毕竟他们所剩的时间并不多。


“是,我们需要回到过去,找到过去的威斯克。”


“这听起来很不实际。”


“并且,还是一个死去的人所提的要求,我们没有怀疑的余地,如果威斯克提前死去,我们无法预料到会带来什么影响。”


“或许,这个信息可靠么?如果可靠,它又会不会是个陷阱。”


“很有可能,但是我们承担不起风险,如果这是历史的一环,我们就不能将它损坏。”


“该死的,我现在真想喝上一杯。”


“我也想喝上一杯,等一切结束以后我想我们可以喝上一杯。”


“这听起来不错。”


“里昂 S 肯迪尼。”


“什么?!里昂,这不可能。”


“很好,这就是我的运气……”


“你总是中头彩。”


“你们疯了么?!你要去见威斯克!阿尔伯特 威斯克。”


“哦,这就是威斯克的全名,谢了海莲娜。”


“good one。”


里昂挑着嘴角正经的开着玩笑,克里斯笑看着里昂,海莲娜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两个男人,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开玩笑的事情。


“你们简直疯了。”


“我会没事的,海莲娜,我有我的运气。”


“对!去见一个疯子的运气!”


“我是说真的,我一定会没事。”


“……我希望如此。”


“等你回来,老地方,老时间,如果可能,克莱尔也会到。”


“我会的。”


“里昂,你的任务就是找到11岁的威斯克,保护他的安全,这是你的证件、弹药与补给品,还有他的相片。我们会尽量降低你穿越的风险,而你一定要保证不要做其他多余的事情,这不是什么轻松的任务,我希望你明白。”


“Get it.”


穿越后——


“请问,你见过相片上的少年么?他的名字阿尔伯特 威斯克,他……”


“我就是阿尔伯特 威斯克。”


还没等里昂向路人问完,里昂身后就出现了所找之人,这让里昂有些手足无措,迟了好一会里昂才回神笑着说道:


“我叫但丁,FBI。”


“NO.”


“什么?”


“你不是FBI,你手上的相片我也没有拍过,如果你想要得到正确的信息,就应该告诉我你真实的目的。”


这要比想象中还要令人吃惊,他确实非常聪明。


“如果非要有个现在的职务的话,我是一名特别刑警,保证你的安全。”


“相片?”


鉴于时间问题,里昂决定开门见山。“如果你相信的话,我来自未来。”


“未来。”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最后的词语,真是令人感到惊喜连连,接下来会比较顺利,里昂这样想着。


“我可不认为我的未来会让政府来保护我的安全。”


“相信我,如果没有必要,政府只想要你死亡。”


“不过不是现在。那么现在,但丁先生,做好你的工作。虽然你的名字可信度几乎为0。”


威斯克嘴角一挑转身向前走,那轻蔑的笑容让里昂有点烦躁,就如同克里斯所说的,他真的很想敲碎这个冰块。不过他现在能做的只有跟上去,保证他的安全。


“你好像很清楚政府对你的‘评价’。”


“我认为我不适合做一名英雄。”


“罪人,这是你想成为的?”


“如果按照你的思绪评价的话,是的。按照生存法则,我只是按照他的法规行事罢了。”


“什么?”


“人类终有一天会被这个世界淘汰,劣质物种存在的越多,就越面临灭亡。清理这些渣仔,留下优质物种才能使这个世界正常运行。”


“你杀害的可有大部分是好人!他们是好人。”


“优劣与好坏没有关系,太多的人对这个世界毫无用处。你确实是一名英雄,只是你所做的对于世界毫无用处。”


“也许你该收声了,如果你不想提前死亡的话。”


“呵,一位未来的警官,拿着旧型手枪,面对世界的罪人没有丝毫杀意。你是一位老好人不是么?但丁先生,如果你想要杀死我话,不如先学会丢掉那些比你生命还要重要的责任感再说,你不这样认为么?”


“我们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危险也是未知,难道你不觉得留下力气去活下去才是我们现在所需要做的么?”


走廊——


“他们是什么人?”


“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他们是冲着你来的!”


“很显然他们来的不是时候,你的存在就证明了这个。”


对于里昂的怒吼威斯克并不在意,随后只是半跪在地上将那几个人带来的箱子打开。


“是什么?”很显然,里昂对此也非常好奇


“病毒。”威斯克拿起箱内的病毒看了一会变将它摔在地上“虽然可能对我有益,不过它还没到时候。”


他说的很对,就是因为这个病毒,威斯克得到了超人一般的力量,但是对于现在的他,得到这种力量无非是将自己推到了风头浪尖,他还没有具备完全自保的能力。


正在想着,里昂的身体如同电脑数据一般开始分崩离析,看来他的任务圆满完成了。


“看来到了时候,守护天使要回到他原本地方。”


“别用这个称呼我。”


“也许你可以用你的真名替换它,我并不喜欢掌握一个虚假的名字。”


里昂不再争辩,确切的是他没有时间再去争辩,他已经回到了他的时间点。


“欢迎回来,看起来你很成功,休息一下,下午你将继续下一个任务。”


“好。”


更衣室——


“守护天使,烂称呼。”里昂忍不住对之前的称呼碎碎念道


“刚干完一架的天使。”


“也许你该试着换个词语,克里斯,我可不是什么天使。”


“你看起来糟糕透了。”


“美国小巷里打起架来,要比想象中要拥挤的多。”


“和活人打架感觉如何,没有抓咬,不过兄弟,你的纽扣都被扯掉了。”


“我想我很……享受这次旅行。”


“看起来是的。结束了?”


“不,下午还要有一次行动。”


“真是上帝的眷顾。”


“如果上帝能赐给我一颗射中他脑袋的子弹,它确实是上帝的眷顾。”


“不要抱怨了,做一位守护天使没什么不好的。”


“去你的,克里斯。”


再次穿越——


“这次的危机看起来非常的适合你,My angel。”


“如果你记忆力足够强的话。”‘卡’的一声,里昂拉动枪机上膛“就应该记得,这不是我的称呼,而且相信我,没有一场战役是适合我的。”


“也许。”威斯克挑着嘴角笑着回答,很明显他并不认同里昂的话。


里昂也没有在意,现在主要的还是保护威斯克的安全,这次面对的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他要面对的是成为水蛭的马库斯,也就是威斯克的导师。


“也许你不该去杀害你的导师。”


“所谓导师,注定就是学生的垫脚石,而不是一个障碍物,我只是帮他做出了该做的选择。”


而后就是一阵沉默,很明显,里昂开始有些气愤了,而威斯克却乐在其中。


水蛭怪不断地涌过来,但却没有一个能够近的了两人的身,两人合作的非常好。


“如果你不是那个威斯克,或许我们会是不错的队友。像朋友一样去喝一杯。”


“比如什么?”


“白兰地。”


“听起来不错,不过我可没有什么好的酒吧可去。”


“devil may cry.”(请不要在意店名)


“听起来值得一试。”


解决马库斯——


“你看起来并不在乎。”


“没有什么值得我在乎。”


“你活下来了。”


“是的,这是最基本的。”


“你在将来明明达到了最终的目的。”


威斯克笑着否认“我没有最终的目的,我只有下一个目的。”


里昂一阵沉默,等回过神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时间点,或许他一辈子都了解不了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这与他无关,威斯克已经死了。里昂这样想着。


两次穿越将之前的约定达成,政府得到了威斯克生前的一切资料。


而在他们准备打开箱子的时候,却发现它设置这密码,根本无法强行打开。


“该死的!”


“这说不通!”


“或许密码威斯克已经透露给我们了。”


“会是什么?”


“里昂,你有没有得到什么信息。”


“信息?”里昂一阵沉默


“这是四个词语,前三个为一组……或许他跟你提过什么,地点也好,喜欢的东西也好。你能想到什么。”


里昂突然想到了什么,这听起来完全不可能,简直不可思议……


但是他只能想到这一个,或许是错误也说不定。


第一次,里昂希望自己的信息是错的。


“devil may cry  Brandy。”


“成功了!”


箱子上印有的词语让里昂有些不舒服  ——energy


什么的能源?威斯克走到最后一步的原动力?为什么密码是这个,这让他无法理解。


而就在里昂难以理解的时候,箱内的东西更让他面色全无。


箱子里有一个优盘,还有一个纽扣,这个纽扣看起来已经存放很久了,但是保存的非常好。


“或许你想多了,也许他只是一时兴起。”


“……”


“谁知道他想的什么?威斯克不会是以一个人为动力而去毁灭一个世界。”


“这很讲不通,但是……”


“里昂,这并不是你的错,走到最后一步是他的选择,与你无关。”


“你说的很对。”


“好好休息,你只是太累了。”


面对着离开了酒吧的里昂,克里斯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一切都很明显,他永远的得到了他,不同于实体的得到,而在与精神,里昂一辈子都忘不了他了……


威斯克死后的第五年(随便编的年份),两个原本不会见面的人,都永远的记住了对方,像锁链一般。


威斯克时间段——


浣熊市危机:


威斯克看着屏幕上的通讯,女间谍艾达带他见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


威斯克挑着嘴角悠悠的说道“初次见面,里昂 S 肯迪尼先生。”


总统女儿绑架事件:


威斯克再次派出了艾达,这让艾达不解,威斯克明明派出了克劳萨,但是这一切都是她不该去管的,在艾达转身离开的时候,威斯克笑着说


“或许,是时候该由恶魔来拯救一次天使了。”



评论
热度(11)

关注的博客